精彩小说

90.090

笑佳人 Ctrl+D 收藏本站

????除了抱小时候的妹妹,楚行两辈子都没有与女人亲.密接触过。

????所以当陆明玉毫无预兆地……亲上来,楚行整个人都僵住了。

????好像回到了前世最后一役胸口被毒箭射穿的那一瞬,脑袋里是空的,空了不知多久,胸口的疼陡然席卷上来,那入骨的疼,叫人永生难忘。此时与陆明玉四唇相贴,楚行脑海同样空了片刻,等意识回笼,感受到的却是她猫崽儿啜水似的动作。

????然而这里没有水,她啜的是他,她,在亲他。

????楚行立即把人推开,松开了,却见她落花般直直地往后倒,后面就是一块儿山壁,电光石闪,楚行大手一伸,又把人捞了回来。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楚行根本来不及反应,不知是该先挥散唇上她留下的被蚂蚁乱爬般的触觉,还是先查看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表舅舅,你真好看……”

????一低头,就对上她红彤彤的脸颊,一双雾蒙蒙的潋滟眸子巴巴地望着他,说他好看。那眼睛澄澈如山谷里的清泉水,如夜晚纯净璀璨的星空,乍一听到,楚行以为她说的是胡话,可是对上这双毫无保留的桃花眼,看到里面自己的倒影,楚行心头蓦地一颤。

????像从未被人触碰的地方,忽然飞来一瓣桃花,轻飘飘地落下,却引起回荡无穷的涟漪。

????楚行看着怀里的姑娘,看着她满眼不加掩饰的倾慕,忘了一切。

????他一动不动的,陆明玉慢慢将他的脸看了一遍,不知怎么,竟然陷进了曾经的一场梦,梦见她与楚行成亲了,她都穿好了嫁衣坐上了花轿,楚行却不要她了。难过委屈,眼泪无声而落,她哭着埋到他怀里,委屈地像被人丢弃的孩子,“表舅舅,我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你不娶我……”

????一边哭,一边紧紧地抱着他,汲取他身上的清冽凉意。

????身体上的亲.密让楚行从震惊里清醒过来,闻着她话里不容忽视的酒气,楚行隐约懂了,贺礼肯定喂了陆明玉一些不入.流的东西,看陆明玉以前的表现,她绝不可能喜欢他,这便说明,药的效用是让陆明玉神志不清,看到一个人就会觉得她喜欢那人,如此方便对方行不轨之事?

????想到赶过来时贺礼的举动,楚行凤眼一片肃杀,但此时照顾陆明玉要紧,楚行一把攥住陆明玉双手,顺势将人转个方向,他一手推着她肩膀不让她靠过来,一手继续固定她手,低声喊她,“四姑娘,你中药了……”

????试图唤醒她的理智。

????陆明玉手不能动,肩膀也不能动,只能扭头求他,“表舅舅,我热,你放开我……”

????她脸更红了,尤其是不点而朱的嘴唇,微微张开,似颗鲜艳饱满的樱桃,邀人品尝。

????楚行莫名地口干舌.燥,他守礼地移开视线,恰在此时,身后传来脚步声。

????来人是魏腾,他就像没看到被楚行扶着的姑娘般,低头回禀道:“国公爷,那个小厮已经处置了,暂且藏在一处隐蔽之地,过来时听见海棠园里有人似乎在寻找四姑娘。”

????“表舅舅,我……”

????楚行正要开口,前面陆明玉又唤他了,因为药效,她甜濡的声音多了一种撩人心扉的妩媚,光是一句“表舅舅”就仿佛别有深意,令人想入非非。怕她再说什么呓语,楚行松开她肩膀,借着身体遮挡匆匆捂住陆明玉嘴,这才沉声吩咐属下,“她们主仆服了迷.药,我先试着叫醒她们,你马上去寻水,路过海棠园时告诉里面的人,就说看见她们主仆往龙舟赛那边去了。”

????魏腾应下,立即领命而去。

????人走远了,楚行才被烫了般松开陆明玉,手心却一片湿.润,那异样感觉比陆明玉亲他时还要强烈。得了自由,她努力转过来,脸颊绯.红,香唇媚.惑,偏偏眼睛纯真清澈楚楚可怜,从身体、心里一起摧残他的理智,口中除了喊他表舅舅,更是时不时发出令人心慌意乱的低哼轻啼。

????楚行听不下去了,瞥见陆明玉落在地上的绣帕,他飞速抓起来,抖落尘土,再看陆明玉,犹豫片刻,还是无情地把帕子塞到了陆明玉口中。陆明玉没法说话了,嘴里塞了东西难受,暂且忘了身后的人,她低头,试图把帕子吐出去。

????楚行趁她分心,一把抱起人赶到甘露身旁,一手扶着陆明玉,一手用力掐甘露胳膊。

????“嘶”的一声,甘露陡然醒了,睁开眼睛,看到一片山林,她茫然地皱眉。

????楚行没给她时间慢慢恢复,冷声在她头顶道:“别喊,你们姑娘被人暗算了。”

????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甘露吓得差点没跳起来,但一回头却瞧见姑娘嘴里塞着帕子,呜呜地好像十分痛苦,再看扶着姑娘一脸严峻的楚国公,以及不远处趴在地上看不见脸的华服男子,甘露终于记起了海棠园被人偷袭的事!

????她在陆明玉身边服侍了近十年,遇到危险远比那些小丫鬟理智,短暂的慌乱后,甘露利落无比地爬了起来,自发接过陆明玉,让陆明玉靠着她,一边去拿陆明玉的帕子一边焦急询问楚行,“国公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楚行看看陆明玉红润的脸,起身,将昏迷的贺礼提了过来,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一遍,包括陆明玉中了令她神志不清的迷.药。

????甘露又气又恨,一手紧紧搂住试图乱动的姑娘,一手捂住姑娘嘴不让她再胡言乱语,心疼地眼泪一串串往外流,“没想到他如此卑.鄙,今日若非国公爷出手相救,我们姑娘……”想到娇生惯养的姑娘可能会被贺礼糟蹋,甘露后怕地哽咽起来。

????现在姑娘是得救了,但贺礼张扬出去怎么办?就算贺礼胆小怕事不敢说,知道京城有贺礼那样一个人,而且还有可能遇到,姑娘会不会寝食难安?再有,姑娘在国公爷面前出了丑,至少两个男人……姑娘万一想不开……

????楚行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因为同样的话稍后还要对陆明玉说,楚行暂且就没有理会哭哭啼啼的甘露,只让她别哭出声,引得别人过来。

????甘露连忙闭了嘴,抱着陆明玉转个身,紧紧钳制住姑娘,不叫楚行看到姑娘脸上的狼狈。

????魏腾风一般赶了回来,手里拎了两个铜水壶。

????楚行全部递给甘露,“一壶喂她喝下,一壶倒在帕子上,给她洗脸。”

????这种迷.药主要靠挑起人的火气,水能降火,只要能让陆明玉清醒过来,应该就没事了。

????甘露在那边照顾陆明玉,楚行看眼昏迷不醒的贺礼,带着魏腾远走几步,低声一阵吩咐。魏腾颔首,弯腰将贺礼扛到肩头,悄悄朝梅岭深处而去。楚行目送属下离开,再看看陆明玉主仆俩,他走到一棵树后,背对二女而立。

????山风吹来,楚行低头看手,掌心已经干了,但陆明玉柔.软的嘴唇……

????“姑娘,姑娘你好点了吗?”

????楚行偏头,转到一半,及时止住。

????甘露怀里,陆明玉又热又渴,连续灌了半壶凉水,身体终于没有那么烫了。但她依然没有力气,无力地靠着甘露,看甘露打湿她的帕子,再来擦她脸。如清风拂面,陆明玉舒服地闭上眼睛,慢慢地点点头。

????甘露松了口气,眼泪却落了下来,小声哭道:“姑娘福大命大,幸亏国公爷救了咱们。”

????陆明玉身体一僵,甘露不提楚行,她一心沉浸在清凉的惬意里,一听到“国公爷”三个字,刚刚发生的一切突然都清晰了起来,一幕幕在脑海里闪现。贺礼说黑衣人挟持了她,贺礼靠过来,她抬头,看到的却是楚行,紧跟着,她,她……

????脑海里嗡的一声,方才喝下的水瞬间变成雾气消失得干干净净。

????“姑娘?”眼看着姑娘才恢复些白皙的脸庞再次变得红扑扑的,甘露还当姑娘药效又涌了上来,赶紧提起水壶,继续灌水。

????陆明玉确实感受到了那药效死灰复燃,但她更知道点燃死灰的火星是什么。因为她亲了楚行,她记不得自己对楚行说了哪些话,也记不起亲楚行的感觉,但她就是记得,她真的扑到楚行怀里,还亲了他嘴唇!

????越想越烫,越想越渴,陆明玉主动捧起水壶,咕嘟咕嘟往嘴里灌。

????“姑娘慢点。”喝水果然有用,甘露欣慰地笑,体贴地用袖口帮陆明玉擦嘴角流出的水。

????陆明玉一口气把剩下半壶都喝了,喝完了,她也累了,靠在甘露怀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至少现在人彻底清醒了。

????“姑娘好受点了吗?”甘露担忧地问。

????陆明玉点头,随即想起什么,忐忑地往甘露身后看,一眼瞧见了立在那边的伟岸身影!

????只一眼,陆明玉当即心虚地缩回头,心扑通扑通跳。

????她是喜欢楚行,但她绝对没有对楚行冒出过非分之想,就算是做梦,梦里也没有过亲.密的举动,梦里与楚行见面,两人中间都隔了好几步。今天她却亲了楚行,神志不清时亲的,因为记不起那滋味儿,陆明玉生不出任何占了楚行便宜的窃喜,她只懊恼尴尬,楚行会怎么想她?会不会觉得她轻.浮放.荡?

????“姑娘,这里还有大半壶呢。”见她脸又红了,甘露伸手去够另一壶。

????陆明玉肚子里都是水,这会儿一滴都装不下了,摇摇头道:“不用,我,应该没事了。”

????楚行听她声音无力却足够理智,知道人是真的没事了,顿了顿,转过身来。

????脚步声靠近,陆明玉情不自禁往甘露怀里躲。

????楚行走到主仆二人三步外停下,因为接下来要说的事必须保密,他扫视一圈,随即屈膝蹲下,凤眼看着地面,低声道:“四姑娘,贺礼假扮黑衣人,还喂你服下不入流的迷.药,欲对你不轨,不过四姑娘不用担心,万幸我及时赶到,四姑娘没有受任何伤害。”

????陆明玉眉头皱了起来,原来黑衣人也是贺礼,可他不是喜欢二姐姐吗,为何……

????难道因为二姐姐不嫁他了,贺礼便想出这种手段报复陆家?

????陆明玉恨得咬牙切齿,都忘了道谢。

????楚行也没想那些虚礼,继续道:“此事关系四姑娘的声誉,现在贺礼在我手上,你有何打算?”

????陆明玉心思全被他的话牵引,眼里浮现茫然,她能怎么办?她想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她想贺礼一辈子都不对任何人说,但除非贺礼死了,她根本无法约束贺礼。就算贺礼惧怕陆家不敢四处张扬,但想到有那样一个人跟她一样住在京城,想到贺礼不定哪天就说出去了……

????陆明玉转到甘露怀里,手抓紧了她衣襟。

????她想不到万全之策。

????楚行看不到她脸,甘露可看到了,一气之下咬牙道:“那个畜生,就该扔下山摔死他!”

????陆明玉又何尝没有这样的念头?但自小的教养让她无法随心所欲说出心中的怨愤之言,更何况,她从来没有害过人,即便一时愤慨,冷静下来后,都不会选择如此狠辣的办法。

????“四姑娘,贺礼意图不轨,若事情发生在家妹身上,我定要他偿命。但人死事大,死因蹊跷,武康侯府必定请官府彻查,牵涉多了容易引起麻烦。我有办法让贺礼变得痴傻,终生无治,如果四姑娘不反对,明天你们便会听到消息。”

????让贺礼变成傻子?

????陆明玉震惊地忘了那一吻的尴尬,回头看楚行,“这,这,万一传出去,会不会连累你?”

????楚行始终垂眸,平静道:“只要你们二人守口如瓶,别再对任何人提起,今日发生的所有事便会永远成为秘密。”

????在楚行心里,陆明玉前世是他的弟妹,是家人,这辈子陆明玉是亲戚,是每次见面都恭敬喊他表舅舅的娇弱小辈,便是陆明玉无法原谅堂弟再也不会成为楚家人,楚行也不会纵容贺礼卑鄙陷害于她,再放任贺礼全身而退。

????男人面容冷峻,声音坚定,陆明玉不由地就信了他的话。

????她想了想,最终狠下心,扭头道,“那,那劳烦表舅舅了。”

????一边是贺礼活着,她在楚行面前继续当柔弱善良的贵女,却要整日提心吊胆怕贺礼毁她名声,一边是贺礼死了,她可以轻轻松松地忘掉此事,但在楚行心里会沦为为保名誉心硬如铁的女子,必须选择,陆明玉选择前者。

????楚行最怕的却是她优柔寡断,听她同意这个计划,楚行放松不少,道:“四姑娘能走了吗?海棠园中有人找你,我派人骗她们说你去看龙舟赛了,可能她们已经寻了过去……”

????“多谢表舅舅替我解围。”男人心思缜密,免了她不少麻烦,陆明玉真心感激,谢完了,陆明玉试探着起身。甘露长她好几岁,力气大,跟着用力,稳稳将人扶了起来,然后替陆明玉正了正发簪,理理衣裙。

????“那你们下山吧,我会远远跟在后面,直到你们与熟人团聚。”楚行让开路,看着山下道。

????他这么好,甘露敬佩极了,高兴地道谢。

????陆明还有些软,由甘露扶着慢慢往前走,经过楚行身边,她抿抿唇,走出去两步后,陆明玉停下来,硬着头皮道:“表舅舅,我,刚刚很多事情我都记不得了,表舅舅好心救我,我,没有把您当恶人推打吧?”

????亲他的事,她必须“忘记”,不然日后见面,两人都尴尬,看楚行无动于衷的样子,他也会希望她忘了的。

????楚行看着甘露裙摆,低声安抚道:“四姑娘只是怕哭了,不曾冒犯我,放心。”

????果然如她所料。

????陆明玉说不清心里的滋味儿,有点酸又有点涩,但她浅浅笑了下,再次道谢后,往前走了。一开始脚步缓慢,渐渐力气复原,走到山脚,陆明玉微微偏头,想要再看看山上的男人,却竭力忍下了。

????他冷峻淡漠,他不近女色,又怎会因为她主动送去的一吻,便提出对她负责?

????默默叹息,陆明玉再无留恋,带着甘露快步去寻贺兰芳等人。

????在她身后,楚行一直远远地跟着,亲眼看到陆明玉与陆怀玉、贺兰芳碰头了,看着她笑靥如花朝两个姐妹赔罪,沉着坚强,楚行才收回视线,去寻今日同来游园却不知道半路跑去何处的朋友。

????一个时辰后,魏腾来到他身边,低声道:“都办妥了。”

????楚行微不可查地点点头。

????当天黄昏,武康侯府忽然收到一道噩耗,世子贺礼带随从去东郊山上游玩,不慎落下山坡,随从死了,贺礼昏迷不醒。武康侯夫人当场昏厥了过去,武康侯亲自去接儿子,回府后京城几位德高望重的郎中都束手无策,马上又给宫里递帖子,求请太医。

????太医到了,总算把人救醒了,未料贺礼呆呆傻傻,连亲生父母都不认得,竟成了痴儿!

????消息四散而飞,也传到了陆家。

????陆怀玉有些黯然,陆明玉默默地待在梅苑,不喜不悲。

????怪谁?贺礼落得如此下场,全是他咎由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