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86.086

笑佳人 Ctrl+D 收藏本站

????楚国公府。

????一只鹅黄翅膀的蝴蝶轻轻飞了过来,陆明玉坐在凉亭东侧的长椅上,一边与万皇后亲侄女万姝聊最近京城新来的一家戏班子,视线却被这只蝴蝶吸引。那么多颜色的蝴蝶,陆明玉对鹅黄色的一直情有独钟,觉得那颜色像河边新鲜明丽的迎春花,看着就让人精神一震。

????万姝顺着她目光看过去,瞧见蝴蝶,小姑娘屏气凝神,忽然伸手去抓。

????没抓住,蝴蝶惊慌失措地飞走了。

????万姝转过来,陆明玉看着她,下一刻,两人都笑了。

????“阿暖姐姐,你真好看。”笑够了,万姝歪着脑袋端详陆明玉,有些羡慕地夸道。

????陆明玉愣了愣,看着万姝澄澈的杏眼,脑海里却闪现出上辈子的一幕,也是在一场花宴上,她与二姐姐沿着花园小路慢慢闲逛,迎面撞见万姝与她的同伴,万姝那时候已经迷上楚随了,自然看她不顺眼,阴阳怪调地讽刺了她一通。

????“咱们都好看。”陆明玉笑着哄道。

????万姝嘿嘿笑,有点渴了,让陆明玉先坐,她去石桌旁喝茶。

????陆明玉扭头,继续看凉亭外面的风景。

????“阿暖姐姐。”

????耳边响起楚盈的声音,陆明玉含笑转回来。楚盈今日生辰,打扮得格外漂亮,像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陆明玉之前已经送过礼物了,扫眼其他几个小姑娘,陆明玉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楚盈坐下。

????她想问问楚盈都收了什么礼物,楚盈却有些忐忑地看着她,“阿暖姐姐,你丢了一个荷包吗?”

????陆明玉讶异,不解地问:“为什么这么说?”

????楚盈小脸慢慢白了,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多了一丝委屈,与陆明玉对视片刻,她低下头,“没什么。”说话时,右手把什么东西塞到左边袖袋中,陆明玉注意到了,恍惚是个荷包,楚盈动作太快,陆明玉只瞥见荷包上似乎绣着连中三元。

????陆明玉嘴角的笑容凝固起来,心念急转,才想起什么似的道:“对了,甘露的荷包不见了,好像是个连中三元的,盈盈看到了?”

????听她这么说,楚盈脸蛋立即多云转晴,红着脸点点头,把手里的荷包递给陆明玉,细声道:“是二哥拣到的,他说好像看见阿暖姐姐戴过,让我帮忙还给你,原来是二哥看错了。”

????上次二哥哄她骗阿暖姐姐过去,结果惹怒了阿暖姐姐,楚盈又自责又不高兴,好几天都没有搭理二哥,二哥一直缠着她,发誓再也不会骗她,楚盈才原谅了二哥。刚刚二哥要她帮忙还荷包,说得一本正经的,楚盈半信半疑,决定先试探一下阿暖姐姐有没有丢荷包,没想到这次差点冤枉了二哥。

????“那阿暖姐姐把荷包还给甘露吧,湘湘叫我,我过去一下。”解决了一件心事,楚盈开心走了。

????陆明玉捏捏手里崭新的陌生荷包,感觉不太对,她转个方向,偷偷解开荷包,果然发现里面有条贴着荷包卷起来的白色丝帕。趁附近无人,陆明玉抽.出帕子,展开扯平,上面几行字迹小而清隽,正是楚随亲笔所书:

????“岳阳之事,愿实情相告,再有半句虚言,天地不容。

????事后若汝心不变,必不再扰。听竹轩,不见不散。”

????短短几句,言简意赅。

????看完了,陆明玉马上将丝帕塞回荷包,收到了袖子里。附近是小姑娘们的欢声笑语,陆明玉靠着红漆亭柱,视线不自觉地投到了听竹轩的方向。楚国公府,她太熟悉了,前世更曾与楚随屡次去听竹轩纳凉,清风习习,竹声幽幽,夫妻二人携手在竹林里漫步,累了就到听竹轩歇息。

????岳阳之事,愿实情相告……难道他与董月儿的私.情还有什么苦衷?

????陆明玉嘴角浮现苦笑,董月儿的儿子那么像楚随,她并不觉得自己冤枉了楚随,如果不是喜欢一个人,一个大男人为何要亲昵地牵着一个女人的手,畅游洞庭?

????如果单纯为了听楚随讲他与董月儿的事,陆明玉绝不会去赴约,但,楚随终于肯跟她说实话了,那是不是她直言相告,让楚随知道她很介意他与董月儿,让楚随知道即便他坦诚相待她也不会再喜欢他,更不可能再嫁给他,楚随就会真的死心了?

????表哥萧焕都放手了,楚随比表哥更容易讲通道理,或许,她与楚随这辈子真的不必纠.缠。

????看看袖子,陆明玉目光坚定起来,她与楚随,早晚要好好谈一谈的,不然楚随会一直想方设法见她。至于赴约有没有危险,这点陆明玉很是放心,楚随或许会胡闹捉弄人,但楚随绝非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前世两人成亲之前,偶尔见面,楚随对她都很克制。

????国公府花园北侧有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占地颇广,人往里面多走几步,外面就看不见了。

????听竹轩就坐落在竹林中央,是座两层小楼,楚随与楚盈分开后,马上来了这边。楼上楼下检查一遍,确定没有人,楚随命阿贵去竹林外围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陆明玉主仆过来可以,其他人一律不许进。

????准备好了,楚随站在一楼的雅居,推开雕花轩窗,他坐在窗下,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陆明玉会不会来,楚随没有太大把握,但今日难得陆明玉来家中做客,他总要试一试,不然下次再见不定是什么时候,而且在外面说话,总不如在自己的地盘放心。

????林风带着清新的竹子气息飘进来,楚随面容恬静,仿佛已经睡着了,直到听见两道轻轻的脚步声,楚随才眼帘一动,直起身子,扭头朝窗外看了过去。满眼葱郁竹子中间,陆明玉一袭白裙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脸颊白皙,眉眼如画,但美人神色淡淡,冷冷清清,与笑靥如花时比,另有一种飘渺仙子的灵韵。

????楚随看醉了。

????她才十三,十三就有了如此令人神往的美貌,再过两年,将会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没有男人不爱美,但美人有千千百百种,在陆明玉之前,楚随见过太多的美人,包括陆明玉的母亲,可让他怦然心动念念不忘的,只有正朝他走来的这位。他惊艳陆明玉的姿色,更喜欢她娇俏甜美的面容,喜欢她甜濡动听的声音,喜欢她狡黠灵动的脾气。

????楚随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

????陆明玉瞧见他了,示意甘露在原地等候,她一人走向听竹轩,快到听竹轩前,才冷声对楚随道:“你在屋中,我在外面,咱们隔窗说话。”甘露是她的心腹丫鬟,什么都听她的,而且绝对会为她保密,但陆明玉不想让甘露误会她与楚随有什么亲密举动,是以陆明玉不可能与楚随单独待在竹屋里。

????说完了,陆明玉看也不看楚随,停到了正对甘露的那扇窗前。

????美人面冷如霜,楚随要讨她欢心,不得不都听她的,苦笑着绕到了窗子里面。

????陆明玉侧对竹窗而立,淡淡扫他一眼,“二公子说话可算数?今日之后,只要我不想见你,你就不再纠.缠我?”

????“我就这么让你生厌?”楚随站在窗子里面,看着斜对面小姑娘冷冰冰的脸蛋,真心困惑。

????陆明玉脸转向竹林,用行动回答了他。

????楚随叹气,知道陆明玉能给他的时间不多,一会儿肯定得回到小姑娘们中间去,楚随不再绕弯子,认真地看着陆明玉,凤眼里带着一丝怀念,“阿暖,你可以否认,但如果我没有猜错,当年那个荷包,你是喜欢我才送我的,是不是?”

????他怀念当时陆明玉对他的好,怀念小姑娘甜甜的那声“二哥”,陆明玉脸上虽然毫无动容,心却被他怅然的语气感染,思绪不受控制地也回到了那一天。是不是喜欢他?肯定是啊,如果不喜欢,她怎么会偷偷地一针一线为他绣荷包?怎么会在突然记起他要远行游学,心口突然就空落落的,又怎么会远远听到他声音,就心跳加快,唇角上翘?

????“阿暖,那年你七岁,我十四岁,在我眼里,你只是一个孩子,是我拐了几道弯的外甥女,我喜欢你,是对孩子的那种喜欢,我把你当孩子,根本没有想过你可能喜欢我。”楚随上前一步,想到离开京城的那两年,他目光复杂起来,“阿暖,早知道我会喜欢长大以后的你,在岳阳,我绝不会碰董月儿。”

????碰董月儿……

????亲耳听到楚随承认,听她前世的丈夫承认他有外室,陆明玉脑海里登时冒出了董月儿与楚随手牵手的身影,冒出了董月儿牵着一个漂亮男娃的身影。她以为她不喜欢楚随了,就不会再介意,可陆明玉还是觉得委屈。曾经她那么喜欢他,那么信任他,她全心全意……

????眼泪来得太快,顺着脸庞滑下去,带起细微的痒,陆明玉才发觉自己哭了。

????她迅速转身,不想让楚随看见。

????但楚随看见了,真真切切地看到她为他哭了,眼泪来得那么快,足见她对此事的介怀。心底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再回想那天陆明玉昏倒在她母亲怀里的娇小身影,楚随心口犹如被重锤击中,荡起难抑的自责与怜惜。

????他还是不懂陆明玉为何会那么喜欢他,可她真的喜欢,然后被他伤到了。

????“阿暖,再给我一次机会行不行?”楚随抓紧窗棱,急切地看着她单薄的背影,生怕自己晚开口一息,她就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后悔,“阿暖,我错了,怪我当时年少,意志不坚定,怪我没有早早看懂你的心意,但我保证,从今以后我楚随心里只有你一人,绝不再碰任何女人。阿暖,我只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你看着,我一定说到做到。”

????陆明玉背对他,默默地流眼泪,自己都说不清她究竟为何而哭。

????“阿暖,你别哭了?我真的后悔了。”楚随知道她在哭,情急之下抬脚就要翻窗出去。

????“你站好了!”听出他的意图,陆明玉低声斥道,依然没有转身。

????“阿暖……”楚随不敢不听,眼睛紧紧盯着她微微转过来的侧脸,他心急如焚,“阿暖,我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只要你说,我什么都听你的。”

????陆明玉深深吸了口气,放眼望向被风吹动如波浪起伏的层层竹梢。心里属于楚随的那片地方已经空了,她喜欢过他,也被他伤了,她用了三年的时间平复那伤,回京之后,她遇见了一个真正的君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对于楚随,她已经不在意了,谈不上是否原谅。

????但陆明玉确实有个问题想他回答,“二公子,假如我没去过岳阳,我不知道你与董月儿的事,后来你又喜欢我了,你会对我坦白一切吗?”

????楚随愣住。

????陆明玉慢慢转过身,眼圈有些红,目光却澄澈坚定。

????对着这样的眼睛,楚随无法违心,他移开视线,沉默片刻,低声道:“不会,我怕说了,你会厌弃我,怕你会因为一个我后悔碰了的女人躲开我,再也不理我。”

????非但不会,他还会想尽办法瞒天过海,不露任何蛛丝马迹,不让那个卑贱的女人影响他与陆明玉一丝一毫。楚随不傻,他知道这样的回答陆明玉不会满意,但在岳阳他骗过她一次了,这次楚随不想再隐瞒。

????男人声音低沉,陆明玉轻轻笑了,楚随总算说了次实话,上辈子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情有可原,可楚随只想着自己,将她置于何地?

????“那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哪天董月儿会进京,会找到我面前,甚至还会带着你的骨肉,一个模样酷似你的漂亮孩子,到了那时候,你怎么对他们母子,又要怎么对我?”

????说到委屈伤心处,陆明玉的声音再次哽咽起来,心里明白,前生是前生,今世是今世,说这些没什么意义,但她就是憋不住!上辈子没机会找楚随问个清楚,她只能朝这个还妄图求她原谅的楚随发.泄。

????楚随震惊地抬起头。

????陆明玉眼里泪光浮动,她看不清他,对面的男人与前世的丈夫恍恍惚惚地重叠起来,陆明玉努力忍着眼泪,又一次质问他,“你只想着自己,碰了董月儿却不负责,说什么喜欢我又不肯坦诚相告,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可有想过,将来我得知对我浓情蜜意的丈夫其实有个外室,有个儿子,我心里会多难过?”

????“阿暖……”

????楚随慌了,看着她眼泪簌簌滚落,仿佛她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他既觉得无辜,觉得她不该把没有发生的事记在他头上,又莫名地愧疚,好像他真的这样重重地伤了她。

????“阿暖……”楚随茫然无措,只能哀求地唤她,求她从她的臆想里醒过来,求她别哭了。

????陆明玉忍不住泪,前世死得那么冤枉,今生又发现自己信错了人,这些委屈全都与楚随有关,但眼泪再多都有流完的时候,哭够了,视线再次清晰起来,看着窗里怔怔的男人,陆明玉忽的笑了。

????她擦擦眼睛,重新抬起头,脸上如风雨过境,只剩云淡风轻,“二公子,如你所见,我是个喜欢胡思乱想的人。我小时候是喜欢过你,但得知你身边有个董姑娘后,我对你就彻底死心了。至于你的年少糊涂,我不恨你,毕竟你我无关,二公子也不用觉得对不起我,只是我记性太好,我忘不了董姑娘,无法释怀便无法再对你动情,因此要辜负二公子的美意了。今日过后,你我之间再无瓜葛,希望二公子言出必行,以后别再纠.缠。”

????言罢转身,准备离去。

????“阿暖!”楚随急了,翻身而出,快步拦到她面前,“阿暖……”

????陆明玉后退一步,避开他伸过来的手,冷眼瞪他,“楚随,你再这样言而无信,那我们连点头之交都没得做。”

????她目光寒湖一样冰冷,楚随下意识缩回手,眼里却是复杂的不舍,“阿暖,过去的我怎么后悔都无法改变,但我真的喜欢你,你……”她这么好,她那么喜欢他,楚随本就倾慕,如今得知陆明玉曾痴情于他,楚随觉得只要他再努力争取,她会原谅他的。

????“可我不喜欢被人碰过的东西。”

????道理都讲了,他还不肯放手,陆明玉攥紧袖口,两辈子第一次故意恶语伤人。

????被人碰过的东西?

????楚随脸刷的白了,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凤眼里怒气翻涌。男人三妻四妾天经地义,自古只有男人如此鄙夷不洁的女子,何来男人不净之说?他喜欢陆明玉,从未想过再纳妾,他后悔自责当初的糊涂,但也不觉得自己碰过董月儿就成了不干净的东西!

????男人脸上红白变幻,陆明玉知他生气了,可她不在乎,趁楚随气僵了,她绕过他,快步离去。

????楚随沉着脸转身,凤眼里有她冷漠的背影,也有熊熊的怒火。

????听竹轩二楼,有人隐在窗后,目送那道白裙身影越走越远,他闭上眼睛,无声地叹了口气。

????原来上辈子,她过得那么苦,受了那么大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