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魔高一丈-侯门椒妻 bet365 hg9505点c0m_bet365提现问题_bet365电脑版

侯门椒妻

第九十四章 魔高一丈

石楠2017-6-9 23:6:23Ctrl+D 收藏本站

????百官献礼,群臣贺寿。

????待内监将四品以上官员的贺礼唱完之后,余下不入品级官员的贺礼便只能落在一张张长长的礼单上了。

????此后又有几位脸格外大些的朝中重臣于殿前宣读祝寿贺词,比如丞相吕夷简、太师刘美之流,当然,这个环节想必除了太后娘娘本人以外,对所有人都是一种煎熬。

????吕丞相倒还识趣一些,贺词简短干练,再加上他念贺词时字正腔圆,没有文人惯有的摇头晃脑与拖沓,极快地便将一篇贺词念完了。

????跟吕丞相一比,那位刘太师就显得格外地突出。

????当然,他的突出,在太后眼里那就是亲切,在文武百官及各级命妇眼里,那就是无比的啰嗦。

????刘美,原名龚美,太后刘娥的前夫,刘娥改嫁后,先帝赐他姓刘,并对外称其为刘娥兄长。

????刘娥垂帘后,任命他为当朝太师。这位太后前夫,位高权重,很得太后器重与依仗。

????只是,太后器重他,并不代表皇帝与文武百官看得上他,像刘美这样靠着前妻改嫁来获得名利地位的人,很难让人心悦诚服。

????刘美自知很难在群臣之中站住脚,所以也没那个心思顾虑别人的想法,一心只想哄了太后开心,是以,他的贺词可谓又臭又长,念得也是摇头晃脑,抑扬顿挫,一派老学究的做派。

????太后倒是听得喜滋滋的。朝臣们却是听得几欲作呕。

????好不容易那刘美念完了贺词,太后这才广袖一挥,宣布寿宴开始。

????宴席设在紫辰殿内,却没再将四品以下官员拒在殿外,而是分男席与女席,悉数聚集于大殿之中。

????宴席开始之前,照例会有一些贺寿的节目,歌舞、演奏,颇为赏心悦目,伴着乐声。宫娥内监们穿梭其间,将一盘盘珍馐美食摆上桌。

????郡主赵雪蛾果真如她先前所言,拉着太师刘美家的庶媳慧娘坐在一起,丽娘纵使不愿,却别无他法,只得跟郡主共席。

????席上另有五位官员家眷,这几人的夫君品级都不高。便想着结交些权贵家的女眷,也好替自家夫君寻摸些不同的出路来。

????这几位女眷,观丽娘行事大方、神态磊落,似乎还跟郡主相熟,便猜测她是哪位青年才俊的女眷,存了心想跟她套套近乎。

????但其中一人才开了口,朝着丽娘说了句:“这位……”便被郡主一声轻咳给打断了。

????郡主是存心不想让丽娘跟其他人搭话。因为只要丽娘一自我介绍。别人便会知道丽娘才是柴靖远的嫡妻,而她这位堂堂郡主,却只是个平妻。

????虽然此事几乎满京城的人都知晓,但知晓是一回事,当面被人提起却是另外一回事。

????丽娘虽不知郡主的想法,但岂能如她所愿地保持沉默?

????当嘴角含笑地朝郡主看去,面带关切地道:“郡主可是受了凉?若是身子不适,待回府后我给你请个大夫瞧瞧。”

????丽娘这一开口。郡主便知道自己想要掩盖的事实再也盖不住了。

????郡主心中懊恼,看着同桌几位女眷看向她的目光,总觉得那些目光里三分是畏惧,七分是鄙夷。

????似乎人人都在嘲笑她居于一位小商女之下,人人都在看不起她。

????郡主这般一想,顿时觉得心里针扎似的难受,脸色数变后,更是坚定了她要除去丽娘的决心。

????赵雪蛾黑着一张脸,看谁都像欠了她几万两银子似地,同桌的几位女眷倒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跟丽娘交换了夫家与娘家的姓氏,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便都沉默了下来。

????好在大殿正中央歌舞正兴,即便无人说话,还有歌舞可看,也不会显得多尴尬。

????冷菜齐备后,首座上的太后便下令开席。

????文武百官照例是要敬酒的,无论男女,都得起身相敬,如此三杯之后,宴席才算正式开始。

????待热菜上完,丽娘这一桌的女眷们差不多已经吃饱了,而男宾那边还在没完没了的敬酒。

????这会儿最是无趣,歌舞已经撤了,便是连演奏也早停了,只能听男宾那边的官员们胡天海地地猛拍太后娘娘的马屁,偏偏这会儿还不到出宫的时间,想走也走不成。

????宴席之后有大型的歌舞表演,据说太师刘美为了讨太后开心,特地从泉州请了个南戏班子进京,准备搭个堂会,唱几出南戏。

????是以众人得听完了南戏后才能出宫各自回家。

????太后娘娘不知是恭维话听腻了,还是真的喝高了,推说不胜酒力,带着十五岁的皇帝先行离席。

????领头的两位大佬一走,场面就自在多了,男宾们拍不着太后的马屁,却可以拍拍丞相、太师的马屁,总之,不是那么容易完事儿的。

????好在片刻后便有许多宫娥前来,分批领着女眷先行离席,前往御花园游览,总算把一干无聊得快长蘑菇的女人解脱了出来。

????丽娘跟在一位宫娥身后,仪态端方,目不斜视,虽然心里对皇宫也好奇得紧,但一道之隔便是男宾席,她不想在文武百官面前给柴靖远丢脸。

????但郡主似乎无甚顾忌,频频看向男宾席,先是看了柴靖远一眼,见他根本不看自己,然后便把目光投向了刘子清,见他也看过来时,嘴角便扯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来。

????刘子清一时间魂与色授,哪里还吃得下饭,当即推说要去内宫中面见太后,离了席,尾随郡主一行人而来。

????郡主见他果然跟了出来,便知她此行的计划已是成了大半。

????那慧娘被郡主挽着。却不知她的夫君已经跟了出来,还在担心着回家后婆母会不会给她脸色瞧。

????姜姨太太对郡主极为厌烦,便是连午间宴席时,也没过来跟媳妇同桌,这让慧娘万分惶恐。

????“慧姐姐,这手帕是你自己绣的?”郡主趁慧娘走神,从她手里抽出锦帕来,握在自个儿手中。

????慧娘不疑有他,有些木然地点了点头,看了眼被郡主拿在手里的帕子。有心想拿回来,却没那胆子,于是索性便想:一张手帕而已,郡主若是喜欢,送给她又何妨,只是,郡主为何会看上一张被人用过的帕子呢?

????郡主抢了慧娘的帕子。拽在手里捏了一阵,待慧娘又开始走神后,这才不经意地松手,让那帕子飘飘然地落了地。

????郡主跟慧娘本就走在最后,二人身后再无女眷,倒是缀着个色心不小的刘子清。

????那手帕是从郡主手里掉出来的,刘子清自然以为是郡主赠予他的信物。忙不迭地拾起。拿在鼻下深深地一嗅,一股淡雅的馨香扑鼻而来。

????那香味有些熟悉,但他此时心思都放在了郡主身上,哪里还想得起这种熟悉感来自哪里,只恨不得将这股幽香融成水,吃进肚子里去。

????偏偏这时郡主状似不经意地回头,朝他眨了眨眼,然后朝着御花园内那座高耸的假山努了努嘴。

????刘子清惯于风月。当下便琢磨出了郡主的暗示:她她她,这是要跟自己私会呀!

????想到一会儿便能跟郡主单独相处,二人说不定就能在假山石洞之中如此这般地成其好事,刘子清不由得下身一阵发紧,当场露出丑态。

????郡主见他衣摆忽然撑起,顿时脸色一沉,猛地转过头去。

????刘子清也怕被人瞧去了他此刻的丑态,忙转身抄了条小路,先行往那假山处匆匆而去。

????丽娘等人跟在宫娥身后,一路缓行,终于到了离那处假山不远的湖边。

????郡主忽然停下脚步,娇声道:“我的脚忽然有些疼,那边有座凉亭,不如咱们进去歇会儿可好?”

????那位领路宫娥回头看了一眼众位女眷,见众人意动,便领着她们去了郡主说的凉亭。

????凉亭离那座假山不过四五丈的距离,但假山孔洞弯曲,那刘子清藏身其内,这一干女眷竟无一人看见。

????丽娘等人在凉亭内坐下后,自有宫娥端来茶果点心好生伺候着。

????郡主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咦”了一声道:“慧姐姐,我莫不是看花了眼,先前过去那人,好像是季荣哥哥。”

????慧娘一愣,然后看向郡主所指的方向,疑惑道:“兴许是郡主看错了吧?”

????“慧姐姐还是过去瞧瞧的好,若是季荣哥哥喝醉了,唐突了女眷事小,唐突了宫中贵人,那可就麻烦了。”

????刘子清其人,完全是个色中饿鬼,生平最大的爱好便是房中之事,喜欢看,喜欢听,更喜欢做。

????若是喝了酒,那就更不得了,简直不分时间地点场合,逮着人就能按倒在地。

????府里的丫鬟,十个有八个都在他手里失了清白。

????是以郡主这样一说,慧娘顿时惊骇非常,临出门时,她的公公再三叮嘱要他不要喝酒,便是怕他在宫中惹事,若他真的做出点儿什么丑事来,该如何是好?

????其实,刘子清还真是冤枉,他今日是真的没喝酒。

????奈何慧娘已经疑心他是喝多了乱窜,当下也顾不得丢人,便起了身要去那假山处查探一番。

????郡主拉住她的衣袖道:“慧姐姐别急,或许是雪儿看错了也未可知,姐姐去看看倒是应该,不过还是让郑妹妹陪姐姐去吧,若是那人不是季荣哥哥,有郑妹妹在场,也省得有人闲话。”

????假山那种地方,视线不好,若是孤男寡女钻进去,真是一百张嘴也说不出清白二字来了。

????是以,郡主的建议听起来很是稳妥体贴。

????她说完后又转头看着丽娘,一脸愧疚地道:“我实在是脚有些疼,只能劳烦郑妹妹陪慧姐姐走一趟了。”

????丽娘还没开口,那慧娘已是病急乱投医了,朝着丽娘一礼道:“有劳郑妹妹了。”

????无论是郡主还是慧娘,都把姿态放得极低,若丽娘不应,旁人必然会说她恃宠而骄,不懂礼数。

????丽娘无奈,只得道:“慧姐姐太客气了。”然后起身挽了慧娘的手,朝那假山行去。

????而此时假山内的刘子清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了,那手帕上的媚药被他深深的一嗅,吸进去了不少,虽然毒性及不上直接吃进去那般猛烈,但他本就是好色之人,哪里还经得起这样的毒。

????可以想象,丽娘和慧娘只要跨进了假山,等待着她们的会是什么结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