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 身份-侯门椒妻 bet365 hg9505点c0m_bet365提现问题_bet365电脑版

侯门椒妻

第八十七章 身份

石楠2017-6-9 23:5:49Ctrl+D 收藏本站

????此后,柴靖远和丽娘两人竟像是约好了似地,十分默契地把昨日发生的事情悉数归罪到媚药头上,就此按下,再也不提。

????郡主作为此事的始作俑者,这一日过得也颇为煎熬,既想看到那两人滚做一堆行那苟且之事惹出事端受到惩罚,又怕那两人真的做出些什么来,正妻的名分加上他的宠爱,自己从此再无翻身的可能。

????所以,第二日请安时,郡主的目光便一直围着丽娘和柴靖远的身影转悠,见他二人倒比平日里更冷淡几分,这才真正地松了口气,放下心来。

????几日后,太后娘娘寿宴的请柬发到了国公府,作为郑国公世子的柴靖远一家子也在受邀之列。

????太后娘娘的寿宴远在一个月之后,提前发请柬的目的除了是让礼部有时间筹备外,更多的却是给文武百官与各级诰命们留足准备寿礼的时间。

????请柬送到国公府当日,老太太便命了她手下的丫鬟海棠来到春熙苑,传丽娘去锦华苑说话。

????丽娘带着许姑姑赶到锦华苑,一进大厅便见郡主也在,而且正以一种不屑、鄙夷、又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目光看向她。

????丽娘只瞥了她一眼便挪开了目光,恭恭敬敬地朝着老太太行了个礼,请了安,立在大厅中央,等待着老太太训话。

????老太太神色不善地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沉声道:“宫中太后娘娘寿宴的事儿,想必你已经听说了吧?”

????“是,孙媳已有耳闻。”丽娘低头应道。

????“宴席那日。你便称病留在家中罢。”老太太板着一张脸,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丽娘眉头一皱,有些不明白老太太此言是何意。

????老实说,皇宫她是不想去的。只一个郑国公府便这般多的规矩,若是进宫,规矩只怕更多。更拘束。

????只是,杜墨托付她的事情还没做到,若是没机会进宫倒也罢了,如今有机会去走一趟,若她称病不去,未免也显得太过言而无信了吧?

????是以,老太太命令她不许去的时候。她犹豫了。

????丽娘的犹豫,使得老太太的神色更为不悦,一张脸黑得像墨汁似的:“怎么,你不愿意?”

????“回祖母的话,孙媳不是不愿意。只是太后娘娘寿宴,孙媳倘若缺席,未免不敬。”丽娘还是想争取一下,若是能进宫,不管能不能拿到药方,至少也算对杜墨有个交代。

????只是,她话音刚落,郡主便在一旁嘲讽道:“说到不敬,你若是去了。才真是不敬呢,宫中宴会请的可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是什么身份,怎好意思去那样的地方?”

????丽娘一听便知老太太不许自己去宫里参加宴会,多半是她在使坏,上回她给柴靖远下药的事儿还没找她算账呢。这回又出幺蛾子,难道真以为自己这正妻会怕她不成?

????“敢问郡主,丽娘是什么身份?”丽娘冷冷一眼看过去,沉声问。

????郡主笑得好不欢喜,掩唇露出一抹同情之色来,一脸歉然地道:“郑妹妹莫怪姐姐说话不中听,按理来说咱们是一家人,原是不该提起此事的,但事实就是事实,不管咱们私下里感情多好,但郑妹妹的出生明明白白地摆在那儿呢,若是进了宫,难免为人诟病,郑妹妹你是有所不知,那些个诰命夫人们,惯会逢高踩低,只怕到时候她们说出来的话,会更难听呢。”

????郡主之所以这般不遗余力地阻止丽娘进宫,怕的不是别人看丽娘的笑话,而是担心她自己沦为笑柄。

????若是丽娘不进宫,多数人便不会想起来她这位堂堂的郡主只是个平妻,也避免了宫女太监们通传世子夫人时两个人同时应声的尴尬。

????再说,有这位身份卑贱的正妻在,她这位出生高贵的平妻,又该如何自处?

????郡主的话听起来言辞恳切,似乎是处处在为丽娘着想的样子,但丽娘又怎会相信她真的好心?

????当下冷冷地一笑,抬头挺胸,义正言辞地道:“郡主此言差矣,有道是出嫁从夫,不管丽娘从前是何身份,但既然嫁给了谨熙,便是谨熙的妻子,从前的种种已是烟消云散。敢问哪个女子嫁人后,还会心心念念地以娘家身份为尊?若真要如此,丽娘岂不是要日日给郡主行礼,便是谨熙,分位上也低于郡主,难道要谨熙也每日给郡主请安行礼?”

????老太太一听这话,也拿眼去瞅郡主,她虽然不大喜欢柴靖远,但他总归是她的亲孙子,她可以不待见,可以嫌弃,但绝不允许别人这般待他,即便是郡主也不行。

????郡主抬眼见老太太神色不善,心中气怒交加,咬牙道:“郑妹妹莫要混淆视听,我几时要远哥哥对我行礼请安来着?固然成亲后以夫家身份为尊,但娘家身份也是很要紧的,如郑妹妹这般商贾出生,去了宫里如何抬得起头来?我这是为妹妹着想,还望妹妹三思!”

????“郡主的意思是,商贾出生的人便抬不起头来?”丽娘冷笑着反问。

????郡主傲然地点头道:“那是自然!”

????丽娘一笑,“先秦吕相爷也是商贾出生呢,他可有抬不起头来?汉高祖的出生更是连商贾都不如,他可曾抬不起头来?世间多少王侯将相,几多出生草莽,他们可有抬不起头来?郡主出生高贵,可也未免太过小觑天下人、太过以己之心度人了,郡主瞧不起丽娘的出生,便以为世上的人都会如郡主这般!”

????狗眼看人低?丽娘把她最想说的这句话咽了回去。

????郡主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丽娘,第一次觉得眼前这小商女端的是牙尖嘴利,竟驳得自己没有招架之力。

????便是首座上的老太太,也略有些触动。

????她不喜欢丽娘那是肯定的,一来是嫌弃她出生不好,二来她不喜欢大儿子柴睿和已故的大儿媳,连带着他们生的儿子、她的长孙柴靖远,也不讨她的喜欢,所以恨屋及乌,长孙媳妇同样不入她的眼。

????但是,撇开身份来说,柴靖远的这两个媳妇里,她倒是更喜欢丽娘一些,这闺女虽然出生卑贱,但是眼神坦荡清澈,一看就是个简单干净的人。

????不似那位郡主,故作可怜楚楚的眼睛里,满是算计和虚伪,这样的女子,惯会在后院儿里搞风搞雨,闹得家宅不宁。

????再加上丽娘先前的这一席话,说得在情在理不说,还把郡主堵得哑口无言,是以老太太便熄了令她装病不进宫的心思。

????老太太才不怕丽娘会得罪宫里的那些个贵妇们,她只怕丽娘身份卑微、见识浅薄,丢了郑国公府的脸,既然这小丫头口齿这般伶俐,又惯会讲大道理,让她去宫里给那些人添添堵,也是应该的。

????老太太和老国公爷这一辈人,离世宗皇帝和恭帝的年代更近一些,那种被人从至高神坛上赶下来的憋屈和愤懑也就更深一些,虽然素日里循规蹈矩,绝没有半句怨言,但若是有机会给赵家人吃瘪,他们还是极为愿意的。

????这也是柴靖远成婚几个月几乎不进郡主的门,但国公府上上下下竟无一人为她出头的终究原因。

????因为,不管她在太后跟前受宠不受宠,她都姓赵。

????“你这张嘴倒是利索。”老太太意味不明地看了丽娘一眼,又道:“罢了,既然你这般想去,我也不拦你,大道理不必再说了,但是,倘若你丢了咱们府上的脸,可别怪我新帐旧账要跟你一并算清。”

????老太太说得极为认真,丽娘相信,若她在宫里真的丢了郑国公府的脸,老太太定不会轻饶了自己。

????郡主是最不愿意丽娘进宫的人,闻言嗲嗲地唤了一声:“祖母~您不能让她去,她的身份,去了只能是笑柄。”

????老太太一眼瞥过来,摆手道:“都回去吧,好生准备,谁要是丢了国公府的脸,我定不饶她!”

????郡主见老太太主意已定,而且她看向自己的目光也不见什么善意,心知老太太已经有些烦了,于是不敢再撒娇,只得愤愤地瞪了丽娘一眼,起身行礼告退。

????丽娘也朝老太太行了个礼,退出大厅。

????门口,郡主正等在外头,丽娘朝她笑了笑,既不得意也不谦卑,单纯只是个礼貌的笑,却让郡主瞬间炸毛,压低声音吼道:“你得意什么?你以为你去宫里丢的是我的脸?我告诉你,你别高兴得太早,我可是郡主!”

????说完气哼哼地带着红绡走了。

????丽娘咂了咂嘴,咕哝了一句:“莫名其妙!”然后自回春熙苑不提。

????如今既有了入宫的机会,丽娘便想把杜墨交代的事情一次性办了,免得心中一直牵挂着。

????于是修书一封,让青桐带出府去,交到杜墨安排的某个药铺掌柜手里。那掌柜自有法子找到杜墨,并将书信转交。

????到了信上约定的日子,丽娘请了个假,带着青桐出了国公府,去往约定的酒楼与杜墨碰面。

????在御街外头下了马车,丽娘带着青桐步行了一小段路才走到酒楼跟前,然后施施然地进了酒楼上楼去了。

????却没看见,在离酒楼不远处,一辆马车堪堪停下,车窗上的帘子掀起,里头正有一人看向她们消失的背影,目光中带着深深的疑惑。(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