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会怀孕吗?-侯门椒妻 bet365 hg9505点c0m_bet365提现问题_bet365电脑版

侯门椒妻

第八十六章 会怀孕吗?

石楠2017-6-9 23:5:44Ctrl+D 收藏本站

????柴靖远有些手足无措地从丽娘身上起身,坐在床沿上,双手撑在两边,低着头,不敢回头去看自己的“杰作”,怕一个忍不住便会犯下什么不可逆转的错误。

????大床上,绣花被褥当中,丽娘仰面躺着,襦裙与衬裙的裙摆被掀起,底下是她雪白圆润的双腿,上半身衣襟大开,露出里头的黑色肚兜来,黑色的丝绸与白色的肌肤对比强烈,衬得她肌肤雪白如玉,偏偏那白得近乎没有瑕疵的如玉肌肤上,红痕点点,全是他先前留下的印记。

????柴靖远这会儿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他惯于处理各种困难,更惯于迎难而上,但眼前的尴尬场面,他真的没办法处理。

????就在他窘迫得手足无措时,偏偏丽娘小白菜已经拢好了衣襟,理了理头发,从床上坐起身来,又是羞怯又是担忧地问:

????“会怀孕吗?”

????……

????柴靖远愕然转头看她,直把她看得抬不起头来。

????这小丫头片子,脑子到底是什么构造,平日里顶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问得出这样的蠢问题来?

????他实在摸不清她的门路了,更不知要怎么回答她这奇怪得让人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的问题。

????默默无语。

????良久,她才又重新鼓起勇气,抬头看向他,锲而不舍地问:“到底会不会?你倒是说呀!听说不守妇道会被浸猪笼。怎么办?”

????丽娘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先前被柴靖远这般欺负,她也只是羞涩和惊慌而已,这会儿却是真的害怕了。

????三从四德、《女则》、《女戒》,她都系统性地学过,但是“淫”是何意,“妇德有亏”是何意,“不守妇道”是何意,她却百思不得其解。

????听说,孝期怀孕。也是“妇德有亏”的一种,严重的话,也会被浸猪笼!

????丽娘越想越害怕。

????“你很害怕?”柴靖远见她一脸惶惑的样子,不免感到很是荒谬。

????不过这样一来,他先前的那点儿窘迫倒是烟消云散了,剩下的只是满腹的哭笑不得,以及涩涩的温暖。

????她。还真的是个孩子呢。

????丽娘抬头,眼泪汪汪,很是认真地点头道:“当然害怕。”

????柴靖远笑了起来,只是他脸上红潮尚未腿尽,长发披散,媚眼如丝,神色间少了往日的严肃与冷漠。只剩动人心魄的妩媚与妖娆。

????丽娘不由得看呆了。连害怕也忘记了,脑中只有两个字:妖孽。

????柴靖远看她呆愣愣的样子,心情大好,抬手在她已经乱掉的发髻上又揉了揉,轻声道:“不用怕,我会保护你。”

????丽娘有些感动,但她还是想知道:“会怀孕吗?”

????柴靖远愣了愣,侧过脸将拳头放在嘴边。忍笑忍得浑身颤抖。

????直到丽娘问第三遍“会怀孕吗”时,他才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很正经,却又脸颊微红地道:“不会,我们先前那样……嗯……是不会怀孕的。”

????可怜的小白菜,若是她接受过婚前教育,便绝不会开口怀孕,闭口生孩子,若是她有这方面的常识,更是绝不会跟一个男人讨论这样的问题,甚至更深入的问题!

????比如:

????“那要怎样才会怀孕?”她真的有些好奇,而眼前这个男人肯定知道答案。

????“……”柴靖远顿时僵化了,脸比先前中了媚药那会儿还要红。

????“嗯?”丽娘还在追问。

????柴靖远危险地眯了眯眼,侧身转向她,双手撑在她身后,身体靠近她,沙哑着声音道:“你想怀孕?”

????丽娘忙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地,摆手道:“不不不,不想。”

????“若是不想,就不要向我问这个问题,咳……也不能向其他人问,这种事,只能回家问岳母大人,明白吗?”

????丽娘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却是把他说的话放在了心上,打算下次回家见到娘亲时便问问这个问题。只是,到底要怎样才会怀孕呢?

????柴靖远见她微微低头,眼睛盯在一处,目光却没有焦距,明显神思不属,便知她还没放下怀孕的问题,又见她嘴唇艳红一片,微微有些肿,心里头不免又蠢蠢欲动起来。

????但他是个意志力超强的人,正义、严谨、公平!

????又但是,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个邪恶的小人儿,名叫欲望!

????于是,他心中的正义与邪恶两个小人儿开始交火。

????“亲她,亲她,亲她,反正都亲过了,再亲又能怎样?”

????“不行,于礼不合,她不是我真正的妻子!”

????“蠢货,蠢货,蠢货,你把她变成你真正的妻子不就行了!”

????“人无信不立!”

????“迂腐,迂腐,迂腐,若她也同意跟你成为真正的夫妻,还有什么信不信的?”

????“……”

????代表正义的小人儿一时间哑口无言,于是,柴靖远抬手勾起她的下巴,俯身狠狠地吻了下去。

????丽娘懵懂无知,只知道这样做不会怀孕,不会被浸猪笼,于是之前惊慌与羞涩交织的情绪,如今只剩下了羞涩。

????再加上她是全心地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相信他不会害自己,相信他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于是,之前的忍受,这会儿变成了享受。

????他的唇温热柔软,他的呼吸灼热滚烫,他的胸膛厚实宽阔,他的手指温柔冰凉……

????丽娘只觉得脑子里一阵嗡嗡乱响,头晕得紧,身子也软绵绵的使不上力,只能双手攀上他的肩膀,勾着他的脖颈才不会软倒在床。

????对于柴靖远来说,丽娘的举动无疑是一种无言的邀请,邀请他索取更多,更多。

????虽然媚药的毒已经解了,可有她在,那便是一剂活生生的媚药,随时可能发作,而且无解。

????以前发乎于情止乎于礼时,他尚且能够自制,如今跨出了第一步,再想要回头就难了,就像长期吃不饱饭的人偶尔吃了一顿大餐,便再也不能满足于食不果腹的境地一样。

????见识过她的美妙,要再让他回到索然无味的日子里去,难了。

????他的吻一路往下,却最终停在了那一抹黑色的肚兜之上。

????黑色,是孝期用的颜色,寻常女子都是用的红色。

????她还在孝期呢。虽说孝期行房不会被浸猪笼,但若被有心人宣扬出去,她一辈子都会抬不起头来做人。

????不能仅凭一时愉悦,便陷她于不孝的境地。

????柴靖远把头埋在她的胸前,深深地喘息,然后起身,替她掩上衣襟。

????“来,给我梳头。”柴靖远起身,离开那张能让他自制力荡然无存的大床,坐到桌边。

????丽娘小脸红红,系好衣裳起身,听话地替柴靖远梳头挽发。

????“咳……我们先前那样……只能和我,明白吗?”柴靖远对丽娘在这方面的无知感到很是纠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其实挺喜欢她懵懵懂懂的样子。

????人都有劣根性,把一朵清纯洁白的小白花染黑,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呀。

????但从另一种角度来说,他又不放心她的懵懂无知,白纸虽好,但若是人人都能来染上一笔的话,估计他会疯掉的。

????丽娘一边给他梳头,一边点头应道:“知道,这是夫妻之事,岂能与其他人做。”

????她根本不知道这些话是禁忌,不能宣之于口,这也正是应了那句“无知者无畏”,正因为她不懂,所以能肆无忌惮地说出口。

????柴靖远听她说“夫妻之事”,不由得心中一喜,在她的心里,是把我当成真的夫君吗?

????他暗自窃喜,却还有些不确定,抬眼看了看铜镜里的她,想了想后,问:“那,三年后……”

????丽娘手上一顿,微微低头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来,垂下的眼眸里却闪过一抹深切的悲哀。

????原来,他还记得三年之约。……看来,只有我一个人忘了。他,连郡主都瞧不上,又如何会瞧得上我?

????丽娘嘴边漾起一抹苦涩的笑,看似轻松地应道:“放心,我不会缠着你。”

????所以,即便说好了要坦诚的两个人,也会产生误会。

????相爱的男女,总是会患得患失,不相信自己感觉到的,生怕是自作多情,但有的感觉却又无法宣之于口,于是彼此试探,勇敢一点儿的,或许会得到皆大欢喜的结局,运气差一点儿的,就此无缘也不一定。

????其实丽娘和柴靖远,差的只是一句“我喜欢你”,或者是一句“三年后咱们不和离行不行?”

????但在没有弄明白对方的心思之前,这两个人谁都不可能放低身段去说这样的话,哪怕是身份卑微的丽娘,也有属于她自己的骄傲,绝对不屑于以示弱的方式来得到他的同情或怜悯。

????于是,此言一出,原本暧昧旖旎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满屋子里只剩下沉重的呼吸。

????“不会缠着我?”柴靖远转身看向丽娘,一字一顿地重复这句话。

????丽娘却是会错了意,以为他不信她,于是强忍住眼中的酸涩,抬头朝他一笑,灿然道:“当然,国公府虽好,但是一点儿也不自在。”所以,我真的不会缠着你。

????柴靖远脸色沉了下来,复又转过身去背对着她,冷冷地道:“你出去吧,叫琉璃进来。”

????丽娘闷闷地“嗯”了一声,放下木梳,退了出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