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我中毒了!-侯门椒妻 bet365 hg9505点c0m_bet365提现问题_bet365电脑版

侯门椒妻

第八十五章 我中毒了!

石楠2017-6-9 23:5:39Ctrl+D 收藏本站

????中了那种毒的人,其实一开始并不会失去理智,虽然全身的血液似乎都汇集到了某一处,使人变得过分敏感,但实际神智未失,若是意志力坚定一些,其实是可以硬撑过去的。

????只有当药效发挥到极致时,才有可能出现短暂的神智失控,误把冯京当马凉什么的,也就是在那会儿出现。

????柴靖远十六岁时,被人第一次下药,那时他年少,又是新手,意志力薄弱了些,于是没能坚持得住,虽然最终没有让下药的人如愿,跟指定的人滚到一起,但最终还是被他的通房大丫鬟吃干抹净了。

????那是他的第一次。

????虽说不是自愿,但药不是那丫鬟下的,他便不会迁怒于她,所以他待她一直挺好,又所以,那丫鬟被郡主派来的人毒死后,他才会这般生气。

????尽管算不上喜欢,但是第一次,多少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第二次被人下药却是在外头的酒楼里,只是那时的柴靖远已经不是当年的青涩少年了,无论是意志力还是忍耐力,都比十六岁时强出不少,硬撑着离席,全身而退。

????虽然最终便宜了二房送来的丫鬟莫愁,但至少没让下药的人如愿以偿。

????这第三次,他也算是经验丰富了,纵然身体燥热难耐,身边又时不时地传来绵软的触感和魅惑的香气,但他还是清楚地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他想要的。

????郡主扶着柴靖远一路往内院行去,路过的下人们见他脚步踉跄,满面潮红。也只当他是喝醉了,又加上有郡主在一侧服侍着,没人敢上前来多事。

????进了春院,到了分岔路口。柴靖远要往春熙苑去,郡主却死死地抱着他的胳膊,要把他往雪苑引。

????“放手!”柴靖远怒斥道。

????“远哥哥……”郡主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她虽然胆大妄为地对他下了药,但那些羞人的话她却说不出口,只是不肯松手,觉得只要他去了她哪里,就铁定跑不掉了。

????“别让我恨你!”柴靖远声音沙哑,神智越来越混乱,眼前所见景物也开始模糊起来。

????怀中的手臂热得发烫。那是他的体温,郡主哪里舍得放手。

????“即便你恨我,我也不放!”郡主宣誓一般地道。

????正说话间,却听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劳驾,能否让个路。”

????却是丽娘从锦华苑请了安回来。带着许姑姑正途经此处,又恰好被柴靖远和郡主挡住了去路,眼见两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拉拉扯扯搂搂抱抱,又有下人们在一旁看着,她不出声也不行。

????柴靖远略微清醒了些,暗自庆幸她来了,闻言咬牙道:“丽娘,扶我回房。”

????丽娘一愣,抬眼见他满脸通红。也只以为他喝多了,但见郡主不放手,她也不好贸然上前,两个人纠缠不清就已经很有失体统了,再加上个她,三个人拉拉扯扯算什么?

????在她迟疑的当口。柴靖远狠狠地瞪过来,厉声道:“扶我回房!”

????这是他第一次这般声色俱厉地跟她说话,丽娘顿时察觉到他似乎情形不对,当下也顾不得体统不体统的了,上前对郡主道:“请郡主放开他。”

????众目睽睽下,当事人又明确地表了态,郡主就是不想放也不行了,只得咬着牙松开了柴靖远的手臂。

????柴靖远察觉到药效已经越来越猛烈,他担心自己人前出丑,忙将手搭在丽娘的肩头,沉声道:“快走。”

????丽娘应了一声,扶着他的手臂朝春熙苑行去。

????郡主看着他们走远,愤愤地咬碎了一口银牙,暗暗地诅咒了丽娘无数遍,许久后才又冷笑道:“便宜你了,哼,孝期行苟且之事,若是有了身孕,够你受的。”

????再说丽娘扶着柴靖远一路进了春熙苑的小厅,丫鬟琉璃预备上前接手,柴靖远却把手一摆,冷声道:“都出去。”

????下人们听话地走了个干净,丽娘无奈,只得好人做到底,将他扶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丽娘扶着柴靖远坐到床沿上,在他身后垫了被子,让他斜靠着坐好,这才问:“要不要紧?要不我去请个大夫给你瞧瞧?”

????这会儿柴靖远听什么都有些云里雾里了,只是还能分辨个大概,听到她说请大夫,他摇了摇头。

????因他的头枕在床框上,他这一动便将头顶的墨玉束冠摇松了,丽娘见他发髻散了,索性拔了他的发簪,替他取下束冠。

????柴靖远见她靠近,虽然深心里更想将她压倒,但手上却是将她往外一推,哑着声音道:“离我远些。”

????丽娘取了他的束冠,任他满头青丝垂落,又见他脸上红潮密布,睫毛低垂,眼眸中一片迷蒙,呼吸也与往常迥异,不由得焦急地问:“到底是怎么了?醉了么?我去给你煮碗醒酒汤?”

????柴靖远深吸了一口气,强令神智恢复了一分,咬着牙道:“我中了毒。”

????丽娘大惊:“什么毒?要不要紧?”

????柴靖远又是摇头,却闭上了眼不敢再看眼前之人。

????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做下错事,却偏偏又舍不得赶她出去,每多看她一眼,他的身体便难受几分,但每多看她一眼,他的心里却又舒服几分。

????他只能闭上眼不看,免得身体难受,却又下意识地分出一分心神来,仔细感受她的存在,好让心里舒服一些。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是被药物影响了神智,自打知道自己中了媚药,他下意识地就想往春熙苑走,其实,他应该去的地方是兰苑,只有去那里,他的毒才能解得没有后顾之忧。

????但眼下已经没有别的法子了,他只能忍着,待药效自己散去,虽然难熬,却并非熬不过去。

????正浑身燥热得难受,却忽然觉得腮边传来一抹细腻温软的触感,两颊受力,他不由自主地微张了嘴,一样凉悠悠的物事滑入他的嘴里。

????他心中一惊,睁开了眼,却见丽娘正捏着他的两腮,朝他嘴里喂东西。

????那细小的药丸入口即化,他想要吐出来已是不能。

????“你给我吃的什么?”他哑着声音问。

????丽娘不想对他提起却毒散的事儿,只能一笑道:“也是毒药,以毒攻毒,怕吗?”

????柴靖远被她的笑容晃得一阵头晕,低垂眼眸,却看到她还抚着他脸颊的纤纤玉手,脸上传来温润微凉的触感,令脑子里那根紧得不能再紧的弦豁然断开,全身每一处肌肤似乎都被火苗舔舐,让他发作得比第一次中毒还要难捱几分。

????理智退散,他意味不明地“唔”了一声,抬手抓住她的手腕,用力朝自己这边一带,先前还脸上带笑的丽娘瞬间一脸惊愕地被扯进他的怀里。

????他的手抚上她的腰,一个翻转,便稳稳地把她压到了身下。

????丽娘惊呆了,不明所以,张着嘴,有些目瞪口呆。

????柴靖远这会儿理智已失,俯身在她身上,满头青丝垂落两颊,目光飘渺,怔怔地看了她一阵,然后低头下去,吻上了那抹让他肖想了许久的莹润红唇。

????柔软湿润带着几许凉意的触感,令全身滚烫的他舒服得喟叹了一声,却还不知足,想要更多。

????丽娘已经醒过神来,唇上一片滚烫,她虽不知他在做什么,但也本能地羞得满面通红,用双手抵在胸前,阻挡这失常的男人侵略性的靠近。

????柴靖远被胸前的她的手肘咯得慌,离开她的唇低头看了一眼,然后捉住她的双手举过头顶压住,再次低头吻住了她。

????丽娘的惊呼被堵回嘴里,心如鹿撞的同时,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挣扎起来。只是,她扭来扭去是身体非但没能唤醒他的神智,反倒令他陷入疯狂。

????他的唇终于离开,吻向她的脖颈,于是她忙唤道:“谨熙,谨熙,你醒醒,别这样。”

????他嫌她吵,再次堵住她的嘴,手掌滑落,却是落到了她的腰上,滚烫的手指掀开她上衣的衣摆,探了进去,隔着丝质的肚兜抚上她胸前的柔软。

????丽娘的挣扎突然剧烈起来,柴靖远松开她的唇,头仰起,看向她。

????“别,别这样,你不能这样!”丽娘见他眼神妩媚迷蒙,却不像是神智全失的样子,忙趁机提醒。

????的确,丽娘看得不错,柴靖远的神智已经归位,只是他潜意识里还当自己神智不请。

????“我中毒了!”他近乎呢喃地说了几个字,又吻了上去。

????……

????“不行,我们不是真的夫妻,你快起来。”

????“我中毒了!”

????……

????“呜呜……别,我在孝期,不可以!”

????“我中毒了!”

????……

????“可是……”丽娘终于等到他再次放开她的唇,忙抓紧时机道:“可是我已经给你吃过解药了!”

????柴靖远还想说“我中毒了”,只是,她说什么?吃过解药了?

????“你有媚药的解药?”他撑起身子,低头看向她,有些难以置信地问。

????丽娘只得点头,这会儿她就算再懵懂,再小白菜,也知道柴靖远先前的失常是被郡主下了药,原来治疗男子隐疾的药,竟还有这样让人失去理智的作用,真是太可怕了。

????好在,他似乎恢复正常了。

????但是柴靖远真的恢复正常了吗?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这会儿有多难受,比先前药性最猛烈的时候更加难受,眼前佳人在怀,滋味美妙得让人欲罢不能,他却再也找不到继续下去的借口。(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