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过年-侯门椒妻 bet365 hg9505点c0m_bet365提现问题_bet365电脑版

侯门椒妻

第七十四章 过年

石楠2017-6-9 23:4:45Ctrl+D 收藏本站

????过了两日便是除夕,国公府除夕夜的老规矩是集体前往秋院守夜。

????也只有这一日,各院的姨奶奶姨太太们才被允许参加家宴,在众人面前露一回脸,过一把当主子的瘾。

????秋院锦华苑的大厅,往日里来请安时尚觉得空旷且大,到了举办家宴时,却觉得委实有些小。

????国公爷柴睿这一辈只得两位兄弟,其余叔伯堂兄弟们早就分府出去单过了,然而就这两房人,加上姨奶奶姨太太们,也把个大厅塞得满满当当的。

????老国公爷这一辈,除了老太太李氏以外,另有两位妾室,一位熙老太太,还有一位兰老太太,不过无所出且夫君已故的妾侍没有依仗、没有地位,这两位辈分极高的妾侍,也只能在年节时下露一回脸,平日连人影也见不着一个,更不会有人在意她们是何种心情。

????国公爷这一辈只有两兄弟,国公爷柴睿,二老爷柴显,没有庶出的兄弟,两个都是老太太李氏所出。

????国公爷柴睿只有一妻一妾,外加两个儿子,国公爷的侍妾名叫弄月,人称月姨太太,膝下无所出,只带着个丫鬟来赴宴,看上去颇有些孤寂可怜。

????二老爷柴显妾侍颇多,除了正妻董氏,另有三位妾侍,梅姨太太,红姨太太,兰姨太太。

????奇怪的是,二房这么多妾侍,居然还是没有庶出的孩子,便是个庶出的丫头片子也没有。更莫说庶子了。

????这两房人,只主子和半主子加起来便有二十多个,热热闹闹地坐了三大桌,至于丫鬟们,只能在一旁伺候着,待主子们消停了,才能轮换着下去吃点东西垫肚子。

????晚宴很是丰盛,不过这么一大家子面和心不和的人坐在一起,能吃出什么兴致来?

????丽娘坐在女眷这一桌,跟老太太李氏、大太太顾氏、二太太董氏、郡主。还有两位老太太以及国公爷的侍妾月姨太太一起,老太太不待见丽娘,甚至连吃饭时不语的规矩都不守了。

????“自己在孝期不能侍寝,便不该霸着男人不放,不让他去别人屋里,靖远年纪不小了,旁的人在他这般年纪。孩子都好几个了,做妻子的,当为夫君着想。”

????老太太板着脸埋怨,她听说这几日柴靖远都歇在春熙苑,没去任何女人房里,心中对丽娘的不喜已经上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丽娘低头吃菜,不应声。反正老太太没指名点姓地喊着自己的名字说。假装听不到便是了。

????老太太却没这么容易放过她,放下筷子厉声道:“丽娘!我在跟你说话!”

????丽娘这才抬头放了筷子,起身应了句:“是,孙媳在听。”然后又没了下文。

????老太太气得不轻,重重地哼了一声道:“也不知我是做了什么孽,娶个媳妇是这样,娶个孙媳还是这样,没一个贤惠懂事的。真是家门不幸……”

????这话可就重了,不知夹枪带棒地把两个儿媳妇绕进去了,还把柴靖远过世的母亲也骂了进去,丽娘心中不忿,咬了咬牙,抬头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句:“祖母言之有理。”

????老太太脸色都气白了,顾氏忙不迭地上前打圆场,“母亲,您别跟她一般见识,小户人家的闺女,不会说话,无心的,无心的。”

????丽娘在心里回了一句:你才是小户人家的,你们全家都是小户人家的!

????郡主在一旁笑得幸灾乐祸,不过把柴靖远塞其他女人房里这种事情,她也是不同意的,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她不会跟老太太站到同一阵线上。

????老太太在丽娘这里受了气,顿时没了食欲,磨嘴皮子磨不过丽娘,又不好在年节时下动粗打人,吃了几口便称身子不适,由丫鬟扶着回房歇息去了,临走还愤愤地瞪了丽娘一眼,大有秋后算账的意思。

????丽娘暗想:你即这般贤惠,为何老国公爷一个庶子都没有?

????老太太李氏这一走,另两位老太太也留着没意思,各自先行离去,此时桌上便只剩下董氏、郡主,顾氏和月姨太太以及丽娘五人。

????“如今的小辈是越来越不成体统了,竟敢顶嘴,大嫂,您这家是怎么管的?”董氏掏出手绢擦了擦嘴,脸上挂着一幅刻薄的表情,挑眉嘲讽着。

????顾氏笑了笑,看了丽娘一眼道:“嗯,弟妹说得是,我这个做嫂子的的确不会管家,不如弟妹好手段,三两天打死个小妾,我呀,就是心软,呵呵。”

????董氏脸色一沉,却是被戳中了要害,一时找不到话反驳。

????丽娘把这两妯娌的唇枪舌剑听在耳朵里,却是连头也没抬一下,只管低头吃菜,守夜统共五六个时辰,不吃饱的话,回头就得挨饿。

????晚宴过后便是听戏,往年老太太是最爱听戏的,不过今日被丽娘气了一气,连戏也没心思听了。

????国公爷在戏台子下没见着老太太,便问起缘由,董氏嘴快,加油添醋地把丽娘数落了一遍,惹得国公爷频频地看过来,面色阴沉,目光中一片冷意。

????丽娘心中有些发憷,国公爷可不比顾氏和老太太,这两个女人都是跟柴靖远不和的,自己跟她们不对付还能得到小公爷的支持,可若是跟国公爷也有了矛盾,那可就真没辙了。

????柴靖远这时走过来,将自己隔在国公爷和丽娘之间,挡住那道冰冷的目光,牵了丽娘的手,领着她坐到最后一排的位置。

????两人坐下后,柴靖远才倾身过来,低声道:“下次,老太太再说什么,别理她就是。”

????其实,若不是老太太把他的亲娘也骂了进去。丽娘是绝不会回嘴的,不过这种话她也不打算对他讲,只是听话地点了点头。

????片刻后,好戏开锣,丽娘便把心中的那点儿担忧和不悦丢到了脑后,认真地听起戏来。

????这样的戏文,柴靖远每年都要听好几回,但逢节气总要唱上那么一出两出的,戏文他几乎都能背下来了,便没多少心思去听。倒是见丽娘听得专注,不由得把更多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这样小小的一个人儿,却长着一副玲珑心肝儿,仿佛生就便该跟他熟识一般,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那么贴合他的心意,无论她做什么。都让他生不出一丁点儿的反感出来。

????其实,他真的是个很挑剔的人,但凡一言不合,或者哪一个举动不入他的眼,便就此厌烦了那个人再不相往来,那也是常有的事儿,旁人都说他难以伺候。也不是没道理的。

????比如雪儿。他们八九岁时便认识,因家世背景相仿,倒有些同命相怜的感觉,是以自他懂事以来,心目中的妻子人选便一直是她,只是她才在他的内宅里犯了命案,他便再也见不得她,再也容不下她。便连跟她多说一句话,心中也是极不耐烦。

????但他对丽娘却挑剔不起来,她才来没几天便打了他的妾侍,还把一个丫鬟险些打死了,但他竟一点儿不会觉得她手段残暴,反倒觉得理当如此。

????她没经过他的同意便应了顾氏不怀好意的拉拢,若是换了其他人,早恼得不想见她了,但做这件事的人是她,他便觉得理所应当。

????柴靖远回想起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种种不似以往的举动,心中也疑惑起来。

????她,对自己来说,到底算什么呢?

????是朋友吗?

????若说是朋友,子腾才是他最好的朋友,可若是子腾做这样的事,他也会不高兴,甚至会呵斥一番,气急了几个月不搭理他也是有的,断不会这般无道理的包容。

????若说不是朋友,那又是什么?情侣吗?

????若是情侣,怎么会心甘情愿地想着撮合她和狄青?

????柴靖远忽略了心中的那一点儿不甘愿,然后直接把他和丽娘的关系定位为非常亲密、比子腾更亲密的朋友。

????于是,他便能很坦然地凝视着丽娘的小脸儿,见她兴致勃勃地盯着戏台子舍不得转眼,眸子里神采奕奕,精神得不得了,小嘴儿还时不时地咬一下,或是暗暗地握拳,一副激动莫名的样子。

????这样的她,真好。

????丽娘看戏,柴靖远看她,就这么过了两个多时辰,临近子时,戏便散了,接下来要放烟花爆竹,以惊天动地的声势迎接新年的到来。

????柴靖远是个很严肃死板的人,断不可能去跟孩子们玩闹到一处,倒是二少柴靖西很放得下架子,跟二房的三少和四少满院子跑,放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炮仗。

????烦人的是,这三个半大的少年,以柴靖西为首,竟拿了烟花炮仗对着人放,把各房的妾侍和丫鬟们吓得满院子乱窜,尖叫声四起。

????丽娘最怕的就是这个,找了个立柱躲在后头,偏偏柴靖西眼尖,拿着个炮仗点燃了朝她丢过来,丽娘吓坏了,炮仗就落在她脚边,她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只得背过身去捂着耳朵。

????片刻后却听见炮仗在远处炸响,她不敢回头,怕炸到脸,却听耳边有道声音响起:“别怕,我在这里。”

????丽娘顿时心安,放开耳朵抬头,却是柴靖远将她护在怀里,再回头去看,脚边的炮仗已经不见了,想来是被他一脚踢飞了出去。

????丽娘心中感激,朝他笑了笑。

????柴靖远张嘴说了句什么,奈何鞭炮声音太响,丽娘听不清,茫然地看着他,柴靖远低头凑到她耳边道:“你很怕炮仗?”

????凑得太近,呼吸相闻,热气钻进耳朵里,丽娘不由得脸红,凑到他耳边喊了一句:“嗯,小时候被鞭炮炸到过手。”

????柴靖远的脸也有些红,直起身来,却是拉起她的双手里里外外翻来覆去地看,果然在左手的手背上找到一个不太明显的疤痕。

????两人双手交握,气氛正旖旎,却见郡主上前挽了柴靖远的胳膊,将他拖开,娇声道:“远哥哥,陪雪儿放烟花好不好?”(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