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我不是踏板,人人都能踩(二)-侯门椒妻 bet365 hg9505点c0m_bet365提现问题_bet365电脑版

侯门椒妻

第六十七章 我不是踏板,人人都能踩(二)

石楠2017-6-9 23:4:11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来得这般迟?”柴靖远似是在等她,不过他面容沉静,看不出喜怒哀乐。

????丽娘是一路跑过来的,这会儿累极,弓着身子,一手叉腰,一手漫无目的地摆着,喘着大气儿道:“时辰没过吧?”

????柴靖远嘴角微扬,摇头道:“没,还来得及。”

????言罢他当先一步往碧莲苑里头走去,丽娘像小狗一样“吭哧吭哧”地喘着粗气跟在他身后也进了大门。

????厅里人早就来齐了,国公爷柴睿,国公夫人顾氏,二少柴靖西,郡主赵雪蛾。

????四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丽娘,苛责、嘲笑、质疑,没有一双带着善意,丽娘顿时觉得压力无比的大。

????“儿媳给父亲、母亲请安。”丽娘暗暗地深吸了几口气,稳住心神,上前福身行礼。

????国公夫人顾氏笑了笑道:“起来吧,今儿你可是来得有些迟了。”

????丽娘抬眼看了看房里的沙漏,这会儿才刚到请安的时辰,哪里就是她说的迟了?

????不过,让父母早早地等自己来请安,无论如何也说不过理去,所以顾氏说她迟了,丽娘也没有反驳,很诚恳地低头认错,“儿媳路上有事耽搁了一会儿,劳父亲、母亲久等,实在是罪过。”

????顾氏并不想藉此收拾丽娘,这个没有显赫的家世背景、看上去也不怎么受宠的小媳妇,她倒是有几分喜欢,不过决不是喜爱那样的喜欢,而是喜欢她不受宠,喜欢她身份卑微,喜欢她的经历如白纸一般可以任人描绘。

????所以。顾氏现在想要做的并不是打压丽娘,反而是要拉拢她,让她为自己是所用,至少在丽娘无法拥有子嗣的三年里,为自己所用。用来阻止柴靖远拥有子嗣,尤其是郡主的子嗣。

????“不打紧。时辰还没过呢。赶紧坐吧。”顾氏笑得温和,宛如一位慈祥的母亲。

????这笑容来得太诡异,丽娘心头一紧,垂下眼眸应了声是。然后在一旁属于她的位置上坐了,一颗心还在七上八下。

????国公夫人不是后母么,她应该借机收拾自己才是。怎地就让自己蒙混过关了?

????正疑惑着,却听郡主道:“不知郑妹妹遇到什么要紧事儿,竟然连给父亲母亲请安也耽搁了。说来听听可好?”

????丽娘抬眸一笑,淡然道:“也不是什么要紧事,被几个奴婢误了我的时间,不过无碍,我已经罚过她们了。”

????见丽娘没有闹,也没有求顾氏出面撑腰,甚至连真正的原因也没有说出来。郡主心中好生失望,撇了撇嘴说了一句“原来如此”。便再无下文了。

????倒是二少柴靖西很活跃的样子,不时跟郡主说上几句话,顾氏在一旁笑眯眯地听着,国公爷和柴靖远则神色沉静,不动亦无声,宛如老僧入定一般,真不愧是父子。

????一盏茶后,国公爷要外出办事,于是请安结束,各自回房不提。

????在回春熙苑的路上,迎面来了一位小丫鬟,朝丽娘和柴靖远行过礼后便跟在郡主身边,跟她小声地嘀咕着。

????郡主落后几步,一边听她说话,一边频频抬头看向丽娘,随后嘴角带出一抹笑,挥手让那小丫鬟自行离去,她自己却快步赶上柴靖远,挽住他的手臂。

????“远哥哥,郑妹妹好威风呢,险些把咱们春院的大厨房给拆了,今儿是吃不成午饭了,不如远哥哥带雪儿出去吃好不好?”

????柴靖远脚步一顿,侧头看向丽娘,问:“怎么?”

????丽娘似笑非笑地瞥了郡主一眼,耸了耸肩对柴靖远道:“没怎么,只是今儿没吃到早饭,火气有些大,大厨房的管事娘子被我罚了。”

????柴靖远的神色看不出什么端倪,片刻后才点头道:“些许小事,你自个儿拿主意,中午若是误了午膳,厨房的人该怎么罚由你,我今日有事,午膳在外头用。”

????丽娘微微松了口气,这男人虽然话委实太少了些,想法也实在太难猜了些,但说话还是算话的,竟不问青红皂白地相信自己,果真是个守信之人。

????“不会误了午膳的。”丽娘郑重地承诺。

????柴靖远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点头,随后推开郡主的手臂,大步离去。

????两个女人站在原地,一样凝眸注视着柴靖远离去的背影,但心里的感受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郡主险些没被自己心里涌上来的醋意给淹死: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

????当初她不过是罚了他府上一个不懂规矩的丫鬟,他便几个月不搭理自己,她跟他这么多年的感情,竟不敌丫鬟一条命!

????枉自己还曾自责过,还曾为他绝食抗争,他却已然变了心,把他的信任和感情,都给了这个才认识不到一年的小商女。

????何其可恨!

????郡主的双眸渐渐发红,丽娘却没发现她的不妥,见柴靖远走了,她也就没了搭理郡主的心思,带着青桐往大厨房行去。

????在她身后,郡主面容狰狞,通红的眸子里是难掩的滔天恨意。

????大厨房里,岳家娘子还以先前的姿势趴在地上,不过惨叫已经改成了哼哼唧唧,声音嘶哑虚弱,显然是没什么力气叫唤了。

????丽娘一步跨进厨房门,见到岳家娘子这般惨状,也被唬了一跳,她让许姑姑收拾她,只以为许姑姑会强迫她跪下,却没想到是活生生折断人的双腿这么残忍。

????丽娘暗暗叹气,心生悔意。

????只是,许姑姑是为她办事,她就算不忍或是不满,也决不能在人前让她下不来台,这是她从柴靖远身上学来的。

????“怎样,管事娘子想到两全其美的法子了么?”丽娘定了定心神,压下心中的不忍,深吸了一口气后,笑眯眯地问。

????岳家娘子哪里还敢说个不字。闻声呜咽道:“有法子了,求少奶奶开恩,奴婢再也不敢了。”

????“哎呀,管家娘子耽误了这一阵子工夫,可会误了午膳?”丽娘依旧笑眯眯的,既然做了恶人。就要恶到底。否则不仅不能起到震慑作用,反倒连累了身边的人。

????她简直不能去想象,自己现在的样子落入旁人眼中,会有多可怕、多可恶。

????岳家娘子费力地仰头。哭声道:“不会,奴婢保证不会误了午膳的时辰。”

????丽娘这才直起身来,转头对许姑姑道:“劳烦姑姑请个大夫来给她瞧瞧吧。”

????许姑姑一笑:“那倒不必。我只是错开了她的关节,接好便是。”

????丽娘这才真正地松了口气,心里沉重的负担悉数丢了个干净。脸上的笑容也真诚了不少,对许姑姑点头道:“有劳姑姑了。”

????到底,她不是个心肠狠辣之辈。

????许姑姑上前蹲身,双手握住岳家娘子的膝盖,“啪啪”两声脆响,外带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厨房里静了下来。

????岳家娘子试着动了动脚。虽说不可能一时恢复如初,膝盖处也还有些火燎火烧的疼痛。但她知道,自己的双腿算是保住了,养个三五天便能复原。

????“多谢少奶奶开恩,多谢许姑姑开恩。”她早就记起来许姑姑是什么人了,这会儿莫说是恨,便是半分埋怨也提不起来。

????许姑姑乃是前任国公夫人跟前的侍婢,擅长分筋错骨手,前任国公夫人便是因为身边有她,才能在婆母不喜的情况下,把整个国公府治理得井井有条,让那些妄想爬床的丫鬟们,一个个规规矩矩,不敢越雷池半步。

????只可惜,强龙终难压地头蛇,大智近妖的国公夫人最终没能斗得过老太太,所以才会有了二少柴靖西,所以国公夫人才会英年早逝。

????这些事情在国公府的下人们口中,跟传说似地,如今遇上一个传说中的人物,岳家娘子哪里还生得出反抗的心?

????丽娘见她眼中并无怨愤之色,那两位负责她饮食的厨娘也只是惧怕,并无怨怼,这才点头道:“既然你们已经受了罚,此事便就此揭过,若是再有下次,便不是罚跪这么轻松了,按家法,轻则鞭笞四十,重则杖毙,定不轻饶。我不希望我手里出几条人命,明白吗?”

????三人跪伏在地,齐齐磕头道:“是,奴婢明白,不会再犯了,多谢少奶奶宽恕之恩。”

????丽娘立了威,知道这些人是真的忌惮了,这才放缓了语气道:“你们好好做事,做错了事有罚,做好了自然会有赏,不会短你们分毫,你等好自为之吧。”

????打了大棒,给个口头上的甜枣,这是杜姑姑教她的御下之道,也不知好不好用。

????丽娘说完,领着青桐和许姑姑施施然地回了春熙苑。

????此后,丽娘带着许姑姑大闹厨房的事儿在下人中间渐渐传开,许姑姑的复出使得已经渐渐为人们所遗忘的前任国公夫人又回到了诸人嘴边。

????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这位新嫁进来的少奶奶,跟前任国公夫人的遭遇有些相似。

????两人都有许姑姑对其效忠,这是其一,两人都有卑微的出身,这是其二,两人都聪慧异常,这是其三,两人都为老太太所不喜,这是其四。

????不过,这些传闻也只止步在仆人们嘴里,没人敢把这种话传到任何主子的耳中,因为前任国公夫人的名号在这个府上是最大的忌讳。

????莫说老太太听不得,便是国公爷和国公夫人以及小公爷,也是听不得的,不过是原因不同罢了。

????所以,丽娘并不知道已经有人拿她跟前任国公夫人暗地里比较了一番。

????但她却是得到了实在的好处:下人们不敢再冒出来为难她了。

????不过,下人们不敢冒头,却不代表主子不冒头。

????这不,平静日子没过两天,郡主便找上门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