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我不是踏板,人人都能踩(一)-侯门椒妻 bet365 hg9505点c0m_bet365提现问题_bet365电脑版

侯门椒妻

第六十六章 我不是踏板,人人都能踩(一)

石楠2017-6-9 23:4:6Ctrl+D 收藏本站

????丽娘从没想过,柴靖远歇在哪个小妾的房里会对她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所以当某些事情突然发生时,她有些猝不及防。

????这日清早,她跟往常一样清早起身,春熙苑小厨房里早就烧好了热水,丽娘洗漱了一番,然后换好衣裳,神清气爽地往小厅里一坐,等丫鬟们送早膳来。

????但是,往日里这会儿就该送来的早膳,今日却是左等左不来,右等右不来,丽娘起初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直到许姑姑提醒她再不去请安时间便会迟了时,她才惊觉今日只怕是等不来早膳了。

????春院有个大厨房,春熙苑、兰苑、雪苑的一日三餐都由这个大厨房负责。

????此外,三苑还有各自的小厨房,负责烧水、煮茶、制作下午点心和宵夜等。

????今日之事,显然是春院大厨房有意为之,丽娘此时还不清楚他们这般做的缘由,只想着要如何解决此事。

????是借此机会不去请安,留在春熙苑大闹一番?还是忍气吞声饿着肚子先去请安,回来再解决此事?

????这两个念头只在心中打了个转,丽娘便将它们摒弃在外了。

????大闹一番不去请安是不可能的,虽说自己看上去是有理那一个,但若别人真要挑刺,她其实也没多大理,饿一顿又不会死,不请安却是不孝之罪,这罪名说出去可不好听。

????饿着肚子去请安?也不成。只怕她这一去,别人都当她是好欺负的,此后便再也抬不起头来了,春院不知有多少人等着看她笑话呢。

????“青桐,去小厨房里拿几样简单的点心。拿去大厨房那边,我在那里等你。”

????“许姑姑,劳烦你随我去一趟大厨房,咱们今天要当一回恶人了。”

????丽娘定下心神,面色沉静地吩咐着,却没见到素来沉静如水的许姑姑。此刻一脸兴奋。

????青桐领命离开。丽娘带着许姑姑加快脚步赶往大厨房。

????春院厨房大管事是岳家娘子,丽娘嫁过来的第二天曾见过所有春院的大小管事及仆妇丫鬟,这位岳家娘子属于那种一眼看上去便会觉得她相当聪明的人。

????聪明外露,向来不是什么好事。

????丽娘带着许姑姑杀到大厨房时。岳家娘子正在跟几个厨娘说笑。

????“……肯定会饿,嘿嘿,谁让爷不歇在她房里呢?”

????“就是。咱们这儿肯定得先紧着爷的早膳做,论身份,郡主的也要排在她前头。晚一时半会儿送去也说得过去。”

????“那是当然,往几天是因为爷歇在郡主奶奶和她屋里,倒是分不出个前后来,如今嘛……”

????丽娘冷笑开口:“如今就要分个前后出来了,是么?”

????那说话的厨娘正埋头拾掇灶上物事,并未看到丽娘,闻声犹自笑眯眯地答道:“那是自然。也不瞧瞧她什么身份。”

????丽娘这会儿倒是不生气了,抄手站在厨房门外。

????厨房里一时寂静无声。那答话的厨娘也察觉到了不对,抬头朝门外看来,手里的锅铲顿时“哐当”一声跌落锅中。

????“少……少奶奶……”虽说被唬了一跳,但她心里并不见得有多怕,一位不受宠且身份低微娘家无靠的少奶奶,有什么好怕的?

????丽娘笑道:“既然认得我,那就好说了。”

????厨房里有一张条凳,丽娘也不嫌弃,走过去四平八稳地坐了,“今儿是谁负责我的早膳,过来回话。”

????府里每个人的膳食都有不同份例,按地位不同享受不同配额的早膳。

????照理来说丽娘的早膳应当跟郡主的一样,但郡主吃得刁钻,所以她的早膳是跟丽娘的早膳分开做的,负责做丽娘早膳的是两个年纪三十来岁的厨娘。

????这两位厨娘被丽娘点了名,有些惶恐,虽然起哄的是整个厨房的厨娘,但真要追究起来,受罚的只会是她们两个,所以她们还是有些发憷的。

????再不受宠的主子,也比奴才大。

????“奴婢见过少奶奶。”这两位厨娘态度拘谨,小心翼翼地站出来向丽娘见礼。

????“便是你们两个误了我的早膳?”丽娘冷冷地问。

????两个厨娘吓得一哆嗦,想跪,但心里到底是有些不服气的,觉得她身份并不比自个儿高贵,于是膝盖软了软,终究没跪下去。

????其中一个胆气壮些,梗着脖子道:“回少奶奶的话,不是奴婢两个想误了少奶奶的早膳,实在是灶头忙不过来,须得先做爷的早膳,又因着爷歇在莫姨奶奶房里,为了一便将早膳送去,搭着莫姨奶奶的早膳也先做了,另一头又要做郡主奶奶的,待这三家的早膳做完,奴婢两个就开始做少奶奶的早膳,只是紧赶慢赶,却还是迟了,望少奶奶体谅。”

????丽娘笑了,点头道:“倒是个能说的,按你的意思就是,只要爷一日歇在姨奶奶们的房里,我就一日吃不上早膳,是吧?”

????那厨娘吓了一跳,赶紧摇头道:“少奶奶开恩,奴婢不是这个意思,今日只是意外,明日定会早些……”

????此时青桐已经提着食盒赶了过来,丽娘朝那两个奴婢冷声道:“你两个,可知罪?”

????胆小些的那一个,早就跪下了,胆子壮的这个还想争辩几句,丽娘却转头对许姑姑道:“许姑姑,这人玩忽职守,耽误主子正事,又混淆黑白,颠倒是非,还在背后议论主子长短,不知该领受何种刑罚?”

????“轻则鞭笞四十,重则杖毙。”许姑姑说话素来掷地有声,从不因人而妄言。

????许姑姑此言既出,那胆大的厨娘也蔫儿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一个劲儿地求饶。

????丽娘估摸着时间,还够她囫囵地吃个早餐,于是接过青铜手里的食盒。拿出昨日剩的糕点和杏仁茶,胡乱吃了一气儿,填饱了肚子,这才用手帕抹了嘴,把目光转向一直默不作声、冷笑着看戏的厨房管事岳家娘子。

????“不知管事娘子有何话可说?”丽娘问。

????岳家娘子笑得不卑不亢,行至前来一礼道:“回少奶奶的话。今日之事的确是奴婢安排不周。这春院的大厨房只有三套厨具,一个时间段里只能同时做三套膳食,往日里先做爷和郡主奶奶与少奶奶的早膳倒是刚刚好,如今却先要做莫姨奶奶的。偏偏又是四套不一样的早膳,少奶奶,奴婢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好生为难呀。”

????丽娘笑了笑道:“管事娘子不必为难,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你一时想不出法子倒是情有可原。我也不为难你,不过……有错就要受罚,管事娘子先前自己也说了,今日误了我的早膳,是你安排不周,既然如此,就请管事娘子跪下好生想想法子吧。待我去请了安回来,想必管事娘子已经想出妥帖的法子了。”

????“少奶奶!”岳家娘子板下脸来。寒气森森地道:“奴婢的确是做错了事儿,该当认罚,但奴婢还要张罗午膳,若是耽搁了,该如何是好?”

????“你这做奴婢的倒有些好笑,居然问我该如何是好?这是你的事,与我何干?若你实在做不来此事,我想会有能人替你解决这个问题的,厨房管事娘子的位置,有能者居之嘛。”

????丽娘起身,拍了拍手,又捋了捋自己的衣裳,言笑晏晏地道:“许姑姑,劳烦你留在此处,甘心受罚的,我便饶了她这一回,不甘心领罚的,许姑姑可自行动手,想必许姑姑手也有些痒了。”

????许姑姑一笑,点头道:“少奶奶放心去吧,我省得的。”

????丽娘这才放下心来,领着青桐急急忙忙朝夏院赶去。

????她前脚刚走,后脚许姑姑便笑眯眯地看向还站在原地纠结着跪与不跪的岳家娘子,“你是要我动手,还是自己跪下?”

????岳家娘子也才三十来岁的年纪,虽是柴家的家生子,但许姑姑成名时,她尚未出世,许姑姑退隐时,她还年幼,哪里知道许姑姑的厉害,闻言只是冷笑,挺直了脊背道:“你不过是少奶奶的贴身奴婢,有什么资格管我?别拿着鸡毛当令箭,耽误了厨房的差使,你吃罪不起!”

????许姑姑笑得像一朵花儿似地,笑得弯下腰去,半晌后才收敛了笑容,直起身来,把两只手的手指头掰得“噼里啪啦”一阵脆响,“我也许久不曾做恶人了,今儿少不得要让人重新见识见识分筋错骨手的厉害。”

????岳家娘子神色一愣,隐隐觉得“分筋错骨手”这几个字似是有些耳熟,一时却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正犹豫不定,却见许姑姑扭了扭脖子,身形如电般掠来,十指如爪,抓向她的双膝。

????然后便听得“啪啪”两声几乎重叠在一处的脆响,接着传来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岳家娘子如同被砍断的树苗似地,一头歪倒在地。

????先前还威风凛凛的岳家娘子,此刻宛如濒死一般趴在地上哀嚎着,膝盖折断,呈一种怪异的角度扭曲,面色惨白如纸,满脸冷汗,面容扭曲,手掌青筋暴起,十指抠着地面,指甲折断,鲜血淋漓。

????厨房里一干厨娘哪里见过这等阵势,丢了手里的家伙什开始没头没脑地尖叫起来。

????“该做什么便做什么,谁再敢乱叫乱动,她就是下场!”许姑姑嘴唇微动,说出来的话却犹如敲响黄钟大吕一般,嗡嗡地在厨房中回响不绝,惊得厨娘们一个个呆立当场,哆嗦不已。

????那两位早早跪地认罚的厨娘对视一眼,心惊胆战的同时不由得暗暗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反抗,否则只怕此刻也如岳家娘子一般,趴在地上生死两难了。

????再说丽娘一路紧赶慢赶,行至碧莲苑门口竟遇上了柴靖远。(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