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嫌隙-侯门椒妻 bet365 hg9505点c0m_bet365提现问题_bet365电脑版

侯门椒妻

第六十二章 嫌隙

石楠2017-6-9 23:3:47Ctrl+D 收藏本站

????狄青告辞,柴靖远不仅安排了马车送他回军营,更是破天荒地与他约定,半个月后狄青下次休沐时定要再与他把酒言欢。

????其实,从客观上来说,狄青和柴靖远也算很有共同语言的人,两人都是热血男儿,两人都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心,如果不是中间夹了个丽娘,倒真的能成为生死之交。

????不过,如果只能是如果,通常我们说“如果怎样”,就表示那是不可能成立的假设。

????狄青和柴靖远之间,隔着一个丽娘,哪怕他们再怎么谈得来,再怎么志趣相投,再怎么相见恨晚,也决不可能成为如柴靖远和杜墨那样的挚友、兄弟。

????柴靖远的热情和折节相交,狄青感觉得到,心中也很愿意与这样的人成为朋友兄弟,但不管他怎么爽直不羁,深心底里却始终埋着一份愧疚:他待我如斯,我心里却装着他的妻子,真是禽兽不如。

????正是这份愧疚,让他即愿意接近柴靖远,又无法真正的坦然面对他。

????所以,人无完人,如柴靖远这般完美睿智得近乎妖孽一般的男人,偶尔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情之一字,并非拥有智慧与冷静便能真正勘透,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理解那些陷入情爱中的男男女女的奇异心思。

????一如此刻的柴靖远。

????“这位狄公子,的确有名将之风。”

????柴靖远与丽娘送走狄青后回到书房小厅,这位完美如妖的男人很诚实地这样感叹了一句。

????丽娘没有应声,也没有抬头,给自己斟了杯茶,小口小口地抿着,她在等柴靖远发难。

????杜姑姑这两个月里,除了教她琴棋书画,更教了她三从四德。

????虽然她并不认为自己跟狄青这样的关系有什么失德,但心里到底有些忐忑,并不能真的问心无愧一片坦然。

????柴靖远没听到丽娘应声,这才转身看了她一眼,见她低眉敛目,便想当然地认为,她是在害羞,心里虽然微微有些不大舒服,但这一丁点儿的不舒服还不能给他造成什么影响,所以他选择了忽视。

????“我们和离后,你若有意,我可以请人替你和狄公子保媒。”柴靖远说。

????在他看来,这句话就跟他前两日说的“我们应该坦诚”“凡事有我”“我会站在你这边”一样,都是出于朋友道义,都是合约之内他能给她的承诺之一。

????可这句话落在丽娘耳朵里,却无异一个晴天霹雳。

????她能接受他冷言冷语地禁止她再见狄青,甚至能接受他冷脸拂袖而去,便是大声斥责她不守妇道,她也觉得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唯独这样一句中正平和的话,和这样甚至可以说得上温柔的语气,让她如坠冰窟。

????在她读来,这句话有两个意思:第一,你们那点儿眉来眼去的小暧昧,我早看出来了;第二,别以为你跟我有什么关系,即便是名义上的夫妻,我也没把你当回事,爱出墙出墙去,我成全你。

????所以,人有时候太聪明也不是好事,竟能把一句稀松平常的话,解读出这么恶毒的意思来。

????若是丽娘在成婚之前听到这句话,兴许只会一笑置之,但这几天相处下来,她却无法不在意了。

????他既然这般看待自己,那么,那些温柔,那些维护,那些笑容,那些牵手走过的路,又算什么呢?

????丽娘脸色惨白惨白的,心里有种被人看轻、被人愚弄后的疼痛,可偏偏此事她无法做到如他说的那种坦诚,甚至连一句半句的解释也给不出来。

????她低头难过了片刻,再仰首时已是面色如常,容颜却冰冷如霜,“和离后的事,就不劳小公爷费心了。告辞。”

????说完,再不看他一眼,转身出了书房,一路匆匆,竟是连许姑姑也没有等,径直回了春熙苑。

????柴靖远静静地站在书房里,完全无法理解她为何生气。

????难道她的心气这般高,竟看不上狄青?

????柴靖远想不明白,索性不再去想,倒是进了书房,忙起他自己的事情来。

????第二日晌午,柴靖远要留在家中用午膳,丽娘便让马兰去请了郡主和另外三位妾侍过来。

????新婚前三天,新郎按规矩只能歇在新娘房里。

????如今三天已过,按理来说柴靖远应该在郡主的雪苑里也接连歇息三天。

????所以当丽娘差人去请郡主来用午膳时,素来高傲不肯给丽娘留半点儿面子的昌平郡主,这回竟难得地应了,领着两名容貌清丽的丫鬟,施施然地来了春熙苑。

????午膳呈上后,柴靖远在主位坐了,丽娘坐在他右手边,赵雪蛾坐在他的左手边,至于三位妾侍,自然在一旁小心伺候着,而且心甘情愿。

????往日几位妾侍来这边立规矩,丽娘都是象征性地让她们伺候一会儿,然后便共桌吃饭的,今日柴靖远在,丽娘不愿出那个头,只一言不发地闷头吃饭。

????柴靖远不开口,郡主也没心思当什么好人,于是三位姨奶奶便这么站在一旁,规规矩矩地伺候了一晌午,直到男主人放下筷子吩咐她们退下,三位姨奶奶这才得到了解脱。

????三位妾侍离开后,柴靖远起身要往书房去,他的小妻子从昨日开始,便没再跟他多说过一个字,也没对他露出过一个笑脸,这里气氛深沉得紧,让他一时有些无法适应,只想赶紧躲开。

????瞎子也看得出来,柴靖远和丽娘闹了矛盾。

????郡主心中好不欢喜,柴靖远前脚刚走,她后脚便急忙跟了上去。

????“远哥哥,今晚你会来雪苑么?”出了春熙苑,郡主上前挽着柴靖远的胳膊,将他拉到无人处,满脸娇羞地问。

????柴靖远没有应声,只点了点头,他是个守礼的人,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坏了规矩,无论是喜欢的人还是讨厌的人。

????得了柴靖远的承诺,郡主不再纠缠,趾高气昂地回了雪苑。

????这晚,柴靖远歇在雪苑郡主的房里。

????第二日一早,丽娘带着许姑姑往夏院给国公爷和国公夫人请安。

????前几日都是和柴靖远一起,今日却是独自前去,不免觉得路途好远好长好无聊。

????行至半路,却听身后有人唤她:“郑妹妹。”

????丽娘回头,却见唤她的人是春风满面的郡主,郡主身边跟着面色沉静如昔的柴靖远。

????郡主笑得那叫一个花枝招展,一看就是很滋润很得意的样子,若丽娘接受过完整的婚前教育,只怕就会立即想到某些事情上面去,可惜她没有。

????所以,她根本不明白郡主眼里的洋洋得意是什么意思。

????“郑妹妹,你起得真早,我本也想早些起来的,只是昨晚睡得委实有些晚……”话说了一半,然后便拿那双会说话的盈盈双瞳凝视着丽娘,一副欲语还休模样。

????丽娘完全不懂她的暗示,闻言只是点了点头,因还在跟柴靖远冷战,脸上也没个笑,不冷不热地道:“没关系,时候还早,你要真过意不去,下回早点就是了。”

????郡主的笑容顿时愣住,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即没有收获到想象中丽娘“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也没见到她“心碎神伤”的表情,自己的这番妆模作样,完全没起到任何作用。

????于是,她泄气了,收起了脸上的得意,一言不发地往夏院请安去。

????其实,她昨晚的确没睡好,可惜,没睡好的只有她而已,柴靖远睡得很好,几乎是上床就睡了,就睡了,就睡了,嘛也没干……

????【差四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