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蛇蛇蛇-侯门椒妻 bet365 hg9505点c0m_bet365提现问题_bet365电脑版

侯门椒妻

第五十八章 蛇蛇蛇

石楠2017-6-9 23:3:28Ctrl+D 收藏本站

????丽娘正在柳眉的房间里陪母亲说着体己话,忽然青桐急急忙忙地进来通传,“小姐,吕老爷子家的六老爷子过来说,吕老爷子被毒蛇咬了,这会儿已经快不行了,求您过去瞧瞧。”

????吕老爷子的长随昵称叫小六子,但那是吕老爷子对他的称呼,人家七老八十的一位老人家,其他人怎么敢跟吕老爷子一样称呼他“小六子”?是以郑家的人都唤他一声六老爷子。

????丽娘听闻吕老爷子出了事,哪里还顾得上闲聊,当下提起裙摆跟着青桐抄小路便出了郑府,一路小跑着往吕老爷子家去了。

????吕老爷子家丽娘还是第一次来,不过眼下情况紧急,她也无心四处打量,让门房带她直奔花园去了。

????“老太爷是在花园里被蛇咬的,这大冬天里,哪里来的蛇,真是奇了怪了。”门房一边带路,一边抱怨着。

????丽娘没答话,只略颔首,猫冬的蛇原本不该咬人的,更不会露在外头被吕老爷子遇上,这事儿透着古怪,却不是她能多说的了。

????那门房领着丽娘抄的也是小路,直达后院花园,没从七进八进的那些厅房中间穿过,倒是省了不少时间。

????下人们不敢挪动吕老爷子,便把离出事地点最近的一座凉亭围了起来,又在里头放了火盆,即便花园里冷得刺骨,但凉亭里还不算太冷。

????吕老爷子此刻正躺在一张铺着棉被的木板上,身上也盖着厚实的被子,只露出满头苍苍白发和一张青中透黑的瘦削脸庞。

????地上摆着一个铜盆,盆里装着乌黑的血,想来是从伤处挤出来的,只可惜冬日的蛇毒因为积存太久,毒性比其他几季更为生猛,只是放血已经无法遏制毒性的蔓延了。

????亭子里除了吕老爷子外还有小六子和另一位四五十岁的下人,两家经常走动,都是熟面孔。

????小六子想来是急坏了,在凉亭里团团乱转,见到丽娘,忙迎上前来。

????“这可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就这么巧,城里的大夫都出诊去了,郑小姐,小的实在是无法可想了,您家曾经开过药铺,不知可有法子能解蛇毒?求求您,想想法子救救老太爷。”白发苍苍的小六子哭得稀里哗啦,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丽娘叹了口气道:“六老爷子,我不懂医。”

????小六子的脸色瞬间一片苍白,嘴唇哆嗦着,却是再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这几乎已经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如今丽娘说不懂医,老爷子又中毒多时,如何还救得回来?

????丽娘没工夫管小六子的情绪,三两步跨过去,凑到吕老爷子耳边,低声问:“吕老爷子,您能听见我说话么?”

????吕老爷子眼皮子动了动,想来是听到了,身子动弹不得不说,竟是连眼也睁不开了。

????“吕老爷子,我知道您能听见,丽娘不懂医,但丽娘手中有解毒的方剂,而且是成药,但是,这方剂丽娘从未给人试过,不知疗效,只是如今情况紧急,除此之外丽娘别无他法,吕老爷子愿意一试否?若是愿意,便动动眼皮。”

????救人,是要担责任的,倘若却毒散没有效果,或者反而激化了蛇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就是直接害死吕老爷子的凶手,如果吕老爷子的家人要追究她的责任,只怕她这回就得吃官司了。

????若是陌生人求上门来,丽娘是说什么也不会用却毒散的,但吕老爷子不同,相邻几个月来,彼此之间早有了感情,所以纵然凶险,纵然可能会承担责任,但至少还有一线生机,丽娘不想放弃。

????最关键的是,此药虽然不曾试过能否解毒,但丽娘却用鸡鸭试过,至少此药本身无毒无害。

????虽然丽娘本意是不想给自己添麻烦,但是听小六子说大夫都被人请走了,也就是已经没有其他法子能救得了吕老爷子了,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效用不明的却毒散却成了唯一选择。

????只是,冒不冒这个险,是不是等待更好的救治时机,却不是该丽娘说了算的,吕老爷子最有发言权。

????好在,吕老爷子虽然中毒已深,但神志很清醒,听见丽娘的话,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竟然猛地睁开了眼,张开嘴,喉咙里发出“呼呼”的声音,随后含混地道:“愿……意……”然后便不肯再闭眼,而是鼓着眼珠子,瞪向小六子。

????小六子伺候吕老爷子几十年,怎能不懂他的意思,见他这般模样,顿时老泪众横,伏地对吕老爷子叩头道:“小六子明白老太爷的意思,若……若郑小姐救治无效,小的绝不会让郑小姐有任何麻烦。”

????丽娘只听了吕老爷子说愿意,便已经将却毒散拿在手里,准备给吕老爷子服下了,听闻这话,心中微微一松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对吕老爷子的钦佩。

????谁都惜命,不是什么人都敢不追究责任地把性命交付到别的人手里。

????丽娘咬了咬牙,自瓶中取出一颗药丸,亲自喂进吕老爷子嘴里,小六子起身倒了热水,扶起吕老爷子,喂他喝下。

????丽娘刚收起药瓶,柳眉和柳老爷子便赶了过来,见到吕老爷子这般模样,柳老爷子不由得好一阵唏嘘。

????只是吕老爷子先前说话似乎已经用尽了力气,这会儿老友来探望也是无力回应了。

????几人提心吊胆地守着吕老爷子,一时间无人多说一句。

????不多时,一位四五十岁衣着素净却华贵的中年人领着位干干瘦瘦提着药箱的大夫快步赶来,小六子一见那中年人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道:“老爷,您可算来了,老太爷他……”

????小六子哭到此处,偏偏被一口气儿哽住喘不上来,泪流满面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那中年人顿时面如死灰,身子软软倒下,竟也跪在了亭外,眼中流出泪来,仰天大喊了一声“爹”。

????那位干干瘦瘦的大夫手中药箱落地,却是长叹了一声:“下官来迟了。”

????正愁云惨雾,凉亭里却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呛咳声,随后有人说了一句:“嚎哪门子丧?老头子我还没死呢。”

????原来是众人都把目光放在亭外来人身上时,吕老爷子竟已经醒了过来,虽说脸上依旧青黑一片,但颜色却比先前浅淡了不少,人也比先前精神了些,竟能睁开眼说话了。

????丽娘见却毒散起了效果,心中这才真正地松了口气,不着痕迹地退到一旁,把位置留给吕老爷子的家人。

????那痛哭失声的中年人闻声连滚带爬地进了凉亭,扑到吕老爷子跟前惊道:“爹,您没……李太医,请您替家父瞧瞧。”

????那位李太医捡起药箱,躬身应道:“是,下官明白。”

????李太医进了凉亭,给吕老爷子把脉看伤口,皱眉片刻后才“咦”了一声道:“吕老太爷,您已经服过解药了?”

????丽娘站的位置正对着吕老爷子,那位太医和吕老爷子的儿子却是立在吕老爷子身前,背对着丽娘等人,是以当丽娘使劲朝吕老爷子递眼色的时候,那位吕老爷并没有看见。

????“解药?哦,好像是服过了,小六子不知去哪里倒弄来的解药,是不是,小六子?”吕老爷子朝小六子递眼色。

????小六子满头汗,刚才闹了个大乌龙,害得吕老爷痛哭流涕,还不知他回头怎么收拾自己呢,这会儿还要说假话糊弄人,真是……

????再说,这解药若是无效,郑小姐不认倒还理解,如今解药有效,为何不认下?这明明是好事儿啊?

????不过,小六子心中虽然不解,却还是顶着的压力,支支吾吾地道:“是……是小的以前在药摊子上买的成药,说是祖传专治蛇毒的,小的当时……买来耍耍……一时心急,病急乱投医……”

????吕老爷沉着脸,把手一挥,吓得小六子赶紧闭了嘴。

????“李太医,不知家父眼下伤势如何?可有何不妥?”

????李太医恭恭敬敬地道:“吕大人,令尊服下的解药十分对症,此刻虽有病容,但毒素正在慢慢地被肃清,只是会不会有余毒,下官一时还难以决断,须得等上一时片刻才能见分晓,不过,请吕大人放心,令尊已无大碍。”

????丽娘心中一突,要知道太医那可是正经的官儿,寻常郎中只能叫大夫,给贵人看病有品级的官医才能叫太医。

????这位太医却称吕老爷子的儿子为吕大人,且自称下官,那么吕大人的官职定然比太医更高,看李太医的态度,显然吕大人的官职比他高出不少。

????吕老爷子不是商人么?

????不等丽娘细想,吕大人已经开始查问今日之事了。

????“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细细说来,不得有疏漏之处。”

????吕大人看上去并不凶,眉目柔和,但只要他的眼睛扫到你,就会让你不自觉的发憷。

????小六子不怕吕老爷子,却怕极了这位吕大人,闻言顿时战战兢兢地把今日之事细说了一遍。

????他也真是不含糊,吕大人叫他细说,他便真的细说,细到早上他吃了什么,吕老爷子吃了什么,说了什么话,骂了几个人,追了几次狗都一一言明,直把吕大人听得暗暗咬牙。

????不过,好在他拉拉杂杂地说了一大堆,总算把事情说清楚了。

????今日一早,吕老爷子如同往日一样去院子里练五禽戏,却发现他平日里练功的地方竟大喇喇地盘着两条毒蛇,吕老爷子不欲跟畜生过不去,于是打算去别处练功,并命下人来将蛇弄走就是。

????却不想其他的地方竟也有毒蛇,而且这边的更狠,不仅潜伏在灌木丛里,而且还暴起伤人,咬伤了吕老爷子的手指。

????巧合的是,每月十五日时,吕府专用的大夫都会外出购置药材,今日恰逢十五,大夫不在,小六子心急火燎地差了两个下人出去请大夫,为了保险起见,他让两人分头去请,却不料两位大夫一早便出诊去了,皆是不在。

????那时吕老爷子人还很清醒,顿时知道事情不妙——冬日里的蛇,大清早出诊的大夫,无一不是阴谋陷阱,于是便让府里所有人都放下手里的事情,一人去请吕大人,其余的分头去请大夫。

????至于小六子,在府里等得实在心焦,便自作主张地去隔壁把丽娘给请了过来。

????这一下子,倒算是歪打正着了,也是吕老爷子命不该绝,若不是丽娘手中有却毒散的配方,又一时贪玩炼制了一瓶成药随身带着,吕老爷子这回就真的是逃不出别人的算计了。

????至于丽娘救吕老爷子的事儿,小六子没敢说,含混了过去。

????吕大人听得面色铁青,沉声道:“将行凶的毒蛇呈上来。”

????【这是补的第一章,还欠两章。今天感冒已经好很多了,虽然咳嗽厉害,但是至少头脑清醒,耳聪目明,幸不辱命,码了两章出来,心里好受些了。╭(╯3╰)╮】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