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柴少断案-侯门椒妻 bet365 hg9505点c0m_bet365提现问题_bet365电脑版

侯门椒妻

第三十四章 柴少断案

石楠2017-6-9 23:1:32Ctrl+D 收藏本站

????屋内诸人,连同跪在地上、粽子一般的三个凶徒,以及饿得没力气动弹的王勇,除了毁容后仍昏迷不醒的红绡姑娘外,悉数向外望去。

????从轿厅外的天井里,婷婷袅袅地缓步走进来一位妙龄少女,十六七岁年纪,穿了一袭粉红色缎面夹棉曲裾长裙,长裙外罩着纯白色金丝纱衣,怀里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猫儿,行动间薄纱微微扬起,袅袅绕绕,宛如谪仙临凡。

????待这名少女再走得近些,便能看见她满头长发如墨,挽成流云髻垂于头顶,一支火红的宝石凤钗坠于发际,随着她的步履轻移而摇弋生姿,如同它的主人一般,勾魂夺魄,让人错不开眼去。

????少女明眸皓齿,肌肤如雪,精致得如瓷娃娃一般的脸蛋儿上带着温柔而浅淡的笑意,眉目柔和得宛如白玉雕成的观音一般。

????“远哥哥,你怎么也在这里?”少女樱唇微启,婉转如黄莺低鸣般的声音从她唇齿间逸出,宛如天籁。

????丽娘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位看起来美丽善良、天真纯洁、可爱无辜的少女,难道就是马车里下令判定自己生死的那位煞星?

????就连实实在在听过郡主声音的丽娘都会心里有所迟疑,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那在座诸人,除了柴靖远和二李外,就更不会再有人相信,这位少女会是这一出闹剧的幕后主使者。

????这个事实让人难以接受的程度,不亚于让人相信太阳会从西边升起。

????然而,丽娘却知道,这就是事实。

????那少女带着一名绿裳丫鬟进得前厅内,目光朝地上一扫,见到人事不省的红绡和被捆绑的绿绮等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眼里弥漫起了薄薄的水雾,红唇微抿,黛眉稍颦,仿佛随时都会哭出来似的,这模样和表情,才不愧一句:我见犹怜。

????柴靖远端坐不动,依旧是那般的表情和语气,淡淡地道:“这里是我未婚妻府上,我为何不该在这里?倒是郡主,又为何在这里?”

????一直静静立在一旁的狄青被这句未婚妻惊了一跳,目光不由得朝丽娘望去。

????丽娘却不曾看他,只是低着头,不言不语。

????这边柴靖远话音刚落,立在他身后的李曦李绍还有杜姑姑,都齐齐上前朝着少女行了个礼道:“见过昌平郡主。”

????连国公府的属下都行礼了,丽娘这等小老百姓又怎能免去?

????当下带伤的郑府诸人,纷纷挣扎着起身,都朝着郡主行了礼,就连伤到了脚无法起身的丽娘,也在青桐的搀扶下行了礼。

????那郡主却是看也不看丽娘等人,目光只落在柴靖远的脸上,如玉葱般的纤纤五指缓缓地抚摸着怀中白猫柔顺的长毛,动作轻柔妩媚得像是在抚摸情人的脸颊。

????“远哥哥,红绡和绿绮是雪儿府上的人,此番会到这里来,也是因为府里丢失了重宝,不知她们哪里冲撞了远哥哥,要这般对待她们?”郡主微微嘟着嘴,一脸委屈地道。

????“丢失了重宝?既是丢了宝物,寻宝就是,为何擅入民宅,为非作歹?”柴靖远眉头也没动一下,淡淡地问。

????郡主眼里落下泪来,贝齿轻咬着红唇,隐忍地呜咽道:“难道雪儿是什么样的人,远哥哥还不知道吗?雪儿怎么可能让手下的人为非作歹?远哥哥莫要听信了贼人妖言,误将良善做奸邪。”

????柴靖远点头道:“郡主言之有理,我也不能冤枉了好人,不如就请郡主在一旁稍等片刻,带我问过他们后,再还郡主一个公道,如何?”

????郡主咬了咬唇,抱着白猫退到一旁,目光却扫了椅子一眼,跟在她身后的丫鬟立刻会意,从袖子里掏出一张手绢,将那椅子上上下下都擦了一遍,这才起身让开,让郡主莲步轻移,缓缓坐了上去。

????柴靖远早就将目光重新放在了跪在地上的三只粽子身上,难得地沉下脸来,严肃地道:“现在,我先问郑府诸人话,每问一个问题,会向你们三个求证,你们所能做的,便是验证他们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其余不得多说一个字,若有违背,立刻送去见官,你们可服气?”

????绿绮和那两个壮汉把目光投向郡主,郡主怜惜地看了他们一眼,一脸温柔地道:“别怕,远哥哥定会还你们一个公道的。”

????郡主都这般说了,那三个狗腿自然无法反驳,当下点头应道:“请小公爷做主。”

????柴靖远却又看向郡主,冷声道:“审问期间,还请郡主不要开口!”

????郡主温柔的神色顿时一僵,然后红了眼眶,撅起嘴唇,脸上露出了委屈的神色。只是,她这番我见犹怜的表情却是白做了,柴靖远早就移开了目光,看也没看她,而是给李绍递了个眼色。

????李绍会意,悄悄地把青桐拉了出去,片刻后两人便拿了文房四宝回来。

????看到李绍回来,柴靖远这才开始问话。

????“谁是门房上的人?”

????肿着半边脸的丁四儿走到厅中间来,噗通一声跪下道:“小的便是门房。”

????“那你来说说,今日是怎么一回事。”

????丁四儿便老老实实地把绿绮如何带着两个壮汉闯进来,如何不等通传便要闯入内院,又如何连踢带打弄了自己一脸伤的事儿原原本本地说了,就连绿绮的狂言乱语也都一字一句地学了个十足。

????柴靖远待他说完后,将目光转向绿绮三人,冷声问道:“这门房所言,可是真的?”

????绿绮强辩道:“小公爷,小的乃是奉命……”

????“我只问你他说的可是实话,再多说一个字,立即送你去开封府!”

????“是。”绿绮无奈,只得点头认了。在她看来,自己是奉了郡主的指令做事,郡主又和小公爷是那样的关系,出了事儿小公爷不看僧面总得看佛面,总不能真把自己怎么样吧。

????柴靖远见绿绮认了,又道:“此后的事情,还请杜姑姑接着往下说。”

????杜姑姑依言走到厅中央,先是朝着郡主一礼,这才又转过身来朝着柴靖远一礼,接着讲起丁四儿晕过去后发生的事情。

????这其中自然也不乏绿绮那些大逆不道的言辞,比如什么王法之类的,不过杜姑姑的讲述并不长,因为她当时也才出来没多久就被绿绮打晕过去了。

????待杜姑姑讲完后,柴靖远照例问了绿绮三人,可否属实,三人无法辩驳,只得点头认了。

????听到此处,郡主便已经知道这几个手下是要毁掉了,当下脸色就有些不好,直拿一双朦胧的泪眼看向柴靖远,望他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从轻发落。

????但柴靖远却是看也不看她,接着又转向丽娘道:“郑小姐,接下来的事情便只有你知道了,你脚伤受了伤,就坐着说话即可。”

????丽娘这会儿心里头的气还没消,原也没打算站起来回话,只把事情按实际情况说了一遍,却把马车上郡主说的那句话略了过去。凭这种小事是肯定扳不倒郡主的,何苦把自己的恨意那么明显地摆出去?

????丽娘讲的话,原本需要红绡醒来做证的,但她却昏迷着,好在狄青能证实丽娘所言非虚,这样一来,整件事情的条理便非常清楚了。

????“好了,既然他们说的话你们都确认无误,那么,便在这张供词上签字吧。”柴靖远接过李绍写的供词,先略略看了一遍,见无甚差错了,这才递回给李绍。

????李绍和李曦二人将供词展开,让捆得跟粽子似的三个人看了一遍,这才解开他们身上的绳子。

????刚要让这三人摁手印,郡主却霍地站起身来,咬着嘴唇道:“远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评断是非?此事的起因乃是由颖国公府被盗而起,为何你不追查宝物被盗一事,却只从细枝末节查起?”

????“追查失窃宝物的事儿,郡主应该去找开封府。”柴靖远淡淡地应了一句。

????郡主指着堆放在那三个粽子面前的包袱道:“远哥哥,赃物就在这家人的府里,这已经算是人赃并获了,远审我的人?”

????柴靖远勾起嘴角,脸上有了几分笑意,只是那笑意却冷得犹如凌冽的冰刃一般,让人心中直发寒。

????“既然郡主要我审,那我便审吧。请问郡主,贵府重宝失窃是在何时?”

????郡主想了想,然后道:“就在未时末,我府上有好几个人都看见了的。”

????柴靖远微微点了点头,将目光转向郑府众人,“未时时分,你们都在何处?有何证人?”

????郑府的下人们在那个时辰里头不是在外头采买,便是在府里头劳作,都有人证,只有丽娘,当时在完成杜姑姑交给她的任务,没有人证。

????郡主一听丽娘没有人证,当下便把矛头指向了她,跺了跺脚,娇声道:“远哥哥你怎么可以包庇这个村姑?分明便是她入了我府上,偷了这许多金银珠宝,远哥哥,你这样不公,雪儿不服。”

????柴靖远冷眼扫过郡主的脸,点头道:“我料郡主不服,郡主觉得,以郑小姐的身量和郡主的身量相比,谁更强壮一些?”

????【求推荐收藏点击神马的,郑重承诺,本书不会坑,因为我现在专职了,指着这个糊口呢,坑什么坑……摊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