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两个男人一台戏-侯门椒妻 bet365 hg9505点c0m_bet365提现问题_bet365电脑版

侯门椒妻

第三十三章 两个男人一台戏

石楠2017-6-9 23:1:28Ctrl+D 收藏本站

????“狄公子,请你持此令牌叩门,就说郑府有难,求小公爷相救,我腿脚不便,有劳了。”丽娘扶着狄二郎的手臂站稳了身子,拿出柴靖远日前才赠予她的金牌交给狄二郎,让他前去敲门。

????狄二郎接过令牌看了看,道了句:“举手之劳罢了。”然后松开手,三两步跨到国公府的红漆木门前,拍响了上面的金漆兽头铜环。

????门房上的小厮开了侧门,眼见狄二郎不过一介布衣,一颗脑袋的角度顿时变了,由平视改为了仰视。

????不过在看到狄二郎手里的金牌后,态度又立刻从爱理不理转成了毕恭毕敬,听狄二郎草草地叙述一番后,忙撒腿就往内院跑去。

????当柴靖远得到消息,带着李曦和李绍,驾着马车从侧门出来时,便看到一身狼狈的丽娘正蜷缩在国公府大门口,小小的身躯缩成一团,蜷膝坐在石狮子旁的台阶上,环抱着双膝的手臂间露出她的半张小脸来,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里饱含着委屈,像极了一只被人抛弃在路边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柴靖远心中一软,立即掀开车帘下了马车朝着丽娘走去,走了几步后,才看到抄着手斜靠在石狮子上的狄二郎。

????柴靖远顿住了脚步,不着痕迹地打量了狄二郎一眼,又将目光挪向丽娘。

????丽娘也看到了柴靖远,脸上顿时带了几分欣喜与焦急,此时她已经坐直了身子,手扶在石狮子的腿上,挣扎着想起身。

????柴靖远刚想上前扶她,却见靠在石狮子上的那位英俊少年已经弯下了腰,极其温柔地握住了丽娘的小手,另一只手搭在她的纤腰上,略一用力,便扶着丽娘站了起来。

????柴靖远顿住了身形,看着这一幕,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跟在柴靖远身后下马车的李曦和李绍也看见了这一幕,李曦倒还好,只是看了看互相搀扶着的那两个人,然后有些担心地看了看柴靖远的侧脸。

????李绍却没这般好的涵养,当即冷哼了一声,不分青红皂白地呵斥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光天化日的,还是在国公府的大门口!孤男寡女,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丽娘被臊得面色通红,心中却又分外委屈,当即红了眼眶,泪珠就在眼里烫烫地氤氲着,却倔强地不肯落下来。

????狄二郎低头正瞧见丽娘眼里的水光,心头顿时起了火,当下也顾不得什么国公府不国公府的了,转头怒道:“瞎了你那双招子,没看到郑姑娘受了伤吗?”

????李绍顿时语塞,却又放不下那个脸来认错,只咬了咬嘴唇,讪讪地道:“受伤了?哪里?”

????丽娘不欲跟他掰扯这个,看也不看他,只朝着柴靖远一礼道:“柴公子,家中有难,还请公子相救。”

????柴靖远点了点头道:“嗯,我已经知道了,你还能走吗?”

????丽娘含着泪摇了摇头,倘若自己能走,又何必在人前出这么大个丑?

????柴靖远负在身后的手微微握了握拳,随后却又松开,朝扶着丽娘的狄二郎微微颔首道:“这位公子,一事不烦二主,还请公子扶郑小姐上马车。”

????丽娘怔住了。

????自己这一身的麻烦,皆是因他与自己的婚约而起,如今出了事,他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自己推给其他的男子?虽然自己只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可好歹也是未婚妻呀,他怎么可以这样?

????既是这般瞧不起自己,又为何非要拟下那样的约定?

????丽娘心中一阵酸涩,先前受的委屈也齐齐涌上心头,眼里的泪珠儿再也不受控制,扑簌簌地跌落在地。

????“有劳狄公子了。”丽娘小声地说着,声音哽咽,只要不是聋子都听得出来那软软的声音中蕴涵的委屈。

????李绍急得直跺脚,偏偏他自己也是个男子,不敢上前添乱。

????李曦则是面露不忍,长腿微微向前迈了半步,但看见柴靖远面无表情的侧脸,却又生生地忍住了。

????丽娘被狄二郎扶着,缓缓朝马车这边走来,只觉得自己每一步都像是走在烧得滚烫的油锅之上,每一步都如同踩在刀尖最锋利的刃口上,每一步都血流如注。

????待她与柴靖远错身而过时,却听得他清冷冷的声音响起:“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狄二郎倒是没有发现场面上气氛怪异,在他看来,在场的几个都是大男人,谁来搀扶丽娘都不合礼节,而自己先前已经和她那么亲密了,由自己扶着她,的确算是“一事不劳二主”,再说了,事急从权,人命关天的情况下,哪有那么多穷讲究?

????是以,当他听到问话时,坦荡荡地朝柴靖远略略颔首,朗声道:“我姓狄,他们都唤我狄二郎。”

????柴靖远微微一愣,脸上竟带了些若有若无的笑意,低喃道:“狄二郎?狄青?”

????狄青瞪大了眼睛,看向柴靖远,惊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认识我?”

????柴靖远摇了摇头道:“这些话回头再说吧,事情紧急,还请狄公子稍微快些。”

????狄青已是把柴靖远列为了老乡或者老乡的朋友这一类的熟人了,当下很是欣喜地点了点头,搭在丽娘腰上的手微微用力,竟带得丽娘脚离了地,随后几个大步便上了马车。

????安置好丽娘后,狄青大咧咧地在她对面坐了,此时柴靖远也上了马车,见到老神在在地坐在丽娘对面的狄青,不由得又是一愣,却没说什么,只在正对着车门的位置上坐下。

????随后上来的是李曦和李绍。

????马车虽然宽大,但却是有三方座位,正对着车门那一方已经被柴靖远大刀阔斧地占了,另外两边,一边坐着狄青,一边坐着丽娘。

????李曦想也不用想,直接就挨着狄青坐下,李绍黑着脸,指着狄青道:“你,还不下去,这是我家公子的家事,你瞎参和什么?”

????狄青全无被嫌弃了的自觉,正色道:“我倒是有几把力气,兴许能帮得上郑姑娘的忙,有道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相信每个大宋子民见到这样的不平事,都不可能袖手旁观。”

????狄青这一番话说得义正言辞、大义凌然,直把李绍气得咬牙启齿。

????狄青那一方已经没了他的位置,李绍又看了看端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泪痕未干的丽娘,那里虽然还有空位,但想到自己先前说过的话,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自家公子,李绍立即掐灭了跟丽娘坐到一起的心思,缩了缩脖子,放下车帘,自觉地坐到车辕上跟车夫一起喝西北风去了。

????四匹马拉的马车,速度非常快,丽娘只觉得自己才刚坐下,脚踝上被折腾出来的疼痛还没平息得下去,马车已是到了那位红绡姑娘被狄青一板砖拍扁了脸的地方。

????李绍眼尖,红绡伤成那样却还是被他认了出来,当下也不叫车夫停车,一个飞身下去拎了红绡的腰带将她提上了马车,然后就那么扔在了车辕上,也不管她的死活。

????马车未做停留,眨眼后便到了横巷路口,并与那辆正徐徐驶来的郡主车驾堪堪相遇。

????两车相遇,又都是一般的富丽堂皇,车夫又认得郡主的车驾,哪敢造次,当下停了下来。

????然后便听得一道沁人心脾的美妙声音响起:“马车里可是远哥哥?”

????远哥哥?丽娘闻声抬起头来,看向柴靖远。

????这么亲密的称呼,这般粘腻的语气,若不是相熟到无间的人,岂会说得如此自然?

????看来,传说昌平郡主跟小公爷从前是一对亲密情侣,果然所言非虚。

????自己此番逃出来,究竟是搬来了救兵,还是请来了另一尊煞星?丽娘心里头惊疑不定,望向柴靖远的目光不由得有些闪烁了。

????柴靖远看了丽娘一眼,侧身掀开车窗上的帘子,用一如既往的冷冽声音道:“郡主,在下此时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还望郡主莫怪。”言罢转头对车夫道:“还不速速启程。”

????车夫不敢再耽搁,忙一甩鞭子,马车重新启动,丽娘一颗悬着的心,这才略略放松了些。

????片刻后便到了郑府,马车停了下来,柴靖远起身走到车门前,回过身去正想伸手搀扶丽娘,却见狄青已经从座位上起身,躬身扶起了她。

????柴靖远正要伸出的手顿时握拳收了回去,重新负在了腰后,神色如常地下了马车,回头对丽娘道:“我先进去,不会有事了,你慢些来便是。”

????言罢,头也不回地进了大门敞开的郑府。

????丽娘第一次觉得,原来家里头门槛太多太高也不是什么好事,比如此刻,她就是被狄青半扶半抱地挟进了郑府的大门里,那些遍布各道门口的一尺多高的门槛,即便她跳断了腿也没办法单脚跳进去。

????待丽娘和狄青进入前厅时,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柴靖远静坐在前厅的主位上,面上看不出表情,他的身后站着白衣无尘的李曦和李绍。

????此时杜姑姑也已经醒来,正与李曦并排站在柴靖远身后,至于被打了耳光又被踹了脸的门房丁四儿也已经醒了,颤颤巍巍地立在一旁,脸上虽然肿得一塌糊涂,但看上去伤得并不算重。

????倒是青桐和王勇的形容有些难看,小姑娘发髻凌乱,脸上处处青紫,显然是被打得不轻。

????王勇伤得更重一些,半躺在地上,若不是上半身靠在太师椅的椅子腿儿上,只怕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身上的衣裳更是比上次送丽娘父亲的遗体回来时还要狼狈,到处是破口,露出来的棉絮上也沾染着殷红的血迹。

????丽娘看见王勇闭着眼,顿时心中一痛,含泪唤道:“勇哥,你怎么了?”

????王勇忙睁开眼,咧嘴笑道:“小姐莫怕,我很好,只是饿了,没力气了。”

????“……”听得王勇的话,丽娘放下心来,却一时有些啼笑皆非。

????看着郑府诸人个个手脚健全,丽娘暗暗地松了口气,这才看向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

????那位绿绮姑娘并两位壮汉,已经被捆成了三只大粽子,正战战兢兢地跪在前厅正中央,跟王勇和青桐相比,他们几个身上的伤还要更重一些,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片青紫,头发也都乱成了鸡窝,显然这一次较量,他们也没能讨到好去。

????柴靖远把目光从那几个人身上转向丽娘,淡淡地问道:“郑小姐想如何处置他们?”

????丽娘正想开口,却听得门口有人高声道:“昌平郡主驾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