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牙行卖玉人-侯门椒妻 bet365 hg9505点c0m_bet365提现问题_bet365电脑版

侯门椒妻

第二十章 牙行卖玉人

石楠2017-6-9 23:0:26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日一早,丽娘兴冲冲地带着青桐和王勇敲开了李曦的房门。

????“李曦,有空吧?带我们去找个牙行啊,你有没有熟悉的?”丽娘问。

????李曦笑得有些古怪,点头道:“有的,小姐现在就要去?”

????丽娘巴不得立即就买到房子,自然是忙不迭地点头:“好啊。”

????一行人热热闹闹地出了客栈,一路东张西望,有说有笑,不紧不慢地跟在李曦身后,往牙行去了。

????因丽娘等人居住的客栈位于汴京城东北角的左一厢内,而以御街为中心的坊市却位于汴京城的正南方,这两处地方几乎是位于汴京城的两头,所以一行人一路行来走走停停,四下里看看瞅瞅,待到了地方时,已经过去近一个时辰了。

????青桐走得鼻尖冒汗,咋舌道:“这东京城只怕有好几个城关镇大吧?”

????王勇见的世面多一些,方位感也比较强,闻言顿时嗤笑道:“几个城关镇?这里少说有几十个城关镇大。”

????青桐不信,斜眼道:“勇哥少来唬人,东京城能有这么大?”

????王勇不善言辞,一时想不出能让青桐相信的说辞来,脸憋得通红。

????李曦笑了笑道:“他说得不错,这汴京城长有八九十里,宽四五十里,的确是有几十个城关镇大小。”

????青桐这才信了,吐了吐舌头道了声“乖乖”。

????说话间,几人已经走到了与御街垂直的汴河大街上,停在一处富丽堂皇的门楼前。

????“这里头便是汴京城里唯一的一家官方牙行,属下与那里的掌柜颇为熟悉,可以为郑小姐引荐一番,只是这价钱与房子的好赖,还得请郑小姐自行斟酌。”李曦指了指门楼里头的建筑,解释道。

????丽娘一见这门楼的气派,便知道这家牙行定然实力不凡,城关镇里头由镇长代管的那家只有两三个牙保的小牙行,跟这个完全没法比。

????丽娘深信,规模越大的牙行,其信誉和品质必然越高,不过相应的,费用大概也会稍微高一些。

????比如在城关镇上,丽娘卖掉郑家院子那一回,总共成交金额在八千两左右的一笔交易,她只给了镇长五十两银子,但镇长还嫌太多,不肯要,通常乡下小地方,一笔交易里头,牙保只是象征性地抽数两银子,甚至数十文钱罢了,完全是却不过官府的明文规定:但凡交易,无论是房屋还是人口或者牲口,没有牙保见证便视为偷盗,所以百姓们不得不多了这么一道手续。

????那笔交易若是放到汴京的这家牙行里,只怕中介费少不了两百两银子。

????不过,多花些银子也不见得就是坏事儿,至少安全省事儿,而且可以选择的余地很多。

????“走吧,咱们先进去瞧瞧。”丽娘率先跨进了门楼。

????门楼里头是一片十丈见方的开阔广场,除了门楼这一边外,其余三面各耸立着一幢高大恢宏的楼阁,二层高的房子,飞檐椽头精致大气,檐下雕梁画栋,处处彩瓦亮漆,看上去瑰丽无比,却又带着许多庄重。

????正对着门楼的那一栋楼阁,门脸儿的正中位置挂着一块竖式牌匾,上写着“实物行”三字,左边阁楼的牌匾却是写的“雇售行”三字,右边阁楼则是“虚物行”三字。

????“牙行里头还有这么多分类啊?”丽娘惊叹道。

????“嗯,实物行就是经济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物件,比如房子、铺子、田地、牲口一类的。而雇售行则是经济一些各类的人物,或卖或雇,长工短工都有。虚物行经济的是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比如租用类的,还有一些其他渠道得来的消息等等。”

????李曦解释得十分详细,看样子他对这家牙行相当熟悉。

????丽娘听他前面说的那些倒是还有些明白,可后面的那些却听不大懂了,不由得问道:“连消息也能经济?有人会买卖这个?”

????李曦点了点头道:“那是自然,有人肯卖,自然有人愿买。”

????丽娘有些明白了,心中暗想,这官方牙行的东家也不知道是谁,竟然这般精明,连买卖消息这种无本生意都能做得起来,而且看人家这规模,只怕还真的能做成不少生意。

????这位东家必然是黑白两道都能吃得开的人物。

????青桐和王勇的兴趣不在实物行里,倒是很想去雇售行那边看一看,因为他们两个便是这般被人伢子卖到郑家来的,所以对这种官方买卖人口的地方很是稀奇。

????但丽娘暂时不缺人手,又心急想早些买到房子安置,对雇售行没兴趣,见青桐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便干脆让她和王勇自去雇售行那边看看,自己则和李曦去实物行里头看看,末了都在门楼底下集合,谁先到就等上一时片刻,免得走散了。

????实物行里头,一楼是硕大的交易区,里头分了许多小格子,大约一丈见方,里头分门别类地摆着各式各样的物件,什么字画古董、家具摆设,应有尽有。

????“这里的东西倒是不错,都有专人验过,郑小姐若是有兴趣,倒是可以瞧瞧看。”李曦见丽娘看得很是专心,便笑着解说道。

????丽娘醒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是有些兴趣,不过今儿还是算了吧,咱们直接去找房屋经纪去。”

????李曦点了点头道:“好,房屋经纪在二楼。”说罢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丽娘正抬步要走,这时门口却来了其他客人,然后她便听到有人热情地招呼道:“这位公子,不知是需要买还是卖?”

????丽娘心中不免疑惑,自己和李曦进来时,伙计们见到他们也只是颔首示意罢了,哪有这般热情。当下不由得问道:“奇怪,方才怎么没人来招呼咱们?”

????李曦笑了笑道:“属下跟这儿的掌柜是熟人,所以他们只以为咱们是来看看的,不会买卖东西,自然不会上前来招呼。”

????丽娘点了点头,往大厅旁边的楼梯处走去,耳朵里还传来断断续续的对话。

????“我是来卖东西的。”新来的客人似乎有些腼腆,声音压得很低。

????“不知公子想要卖什么?小店什么都可以卖,只要您卖得出来。”伙计的声音带着几许自豪。

????“喏,你看看,这块玉值多少?”

????丽娘忍不住好奇,回过头朝那边看去。

????卖玉的人是位年轻男子,身材高挑匀称,肩膀略宽,穿着青色镶宽白边的直裾长衣,衣裳只是普通的单衣,能看得见内里肌肉鼓起的痕迹,使他看上去颇显得孔武有力。

????这人头垂着,一缕刘海遮住半面额头,看不清长相,丽娘只觉得他穿得太少,看着他穿的那身衣裳,她自己倒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时,那牙行的伙计已经接过了年轻人手里的玉,用两根指头捻着,举到半空,迎着外头的天光细细地打量着。

????丽娘的目光一下子便被那物件吸引住了。

????那是一块微微泛黄的雕花玉佩,逆着光显得晶莹剔透,通体没有瑕疵,只是颜色并非纯正的白色和黄色,而是带了几分腊梅花瓣那样的柔暖浅黄,色泽太浅,显得沉静有余鲜亮不足。

????“公子这玉成色倒是不错,不过,玉这东西不好估价,遇到合适的买主,兴许价钱能高些,但是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哪。”伙计这话说得倒是比较中肯。

????年轻人抬起头来,面上轮廓分明,眉挑入鬓,目若寒星,鼻梁如刀削斧凿一般挺直,人中有些深,唇下也有个小小的凹陷,显得嘴巴的轮廓很是清晰。

????若单论长相,这年轻人比起柴靖远来不差分毫,不过他通身上下没有半点儿贵气,也没有柴靖远那样温润如玉的气度,这人面相虽然并不稚嫩,但神情举止却带着几分幼稚和局促,显得十分青涩。

????不过他眉宇间带着凌然正气,神色一片坦然,又加上身形挺拔精壮,整个人看上去倒是显得英气勃勃。

????如果说柴靖远是谦谦贵公子的话,那么这个年轻人便算是侠义少年郎了。

????丽娘原本便极想添置一些素色的首饰,只因过两日要见柴靖远的母亲,倘若太过寒碜未免让人看轻,不过她向来很少给自己置办首饰,如今又在孝期,那些太过艳丽的首饰也用不上,倒是这块玉,色泽温润轻浅,让她一见之下便心中喜欢,过两日倒正是派得上用途。

????李曦见丽娘突然不走了,再顺着她的目光回头一看,也看见了那位年轻人,目光微微有些错愕,他一直以为自家公子便是这世上最好看的人了,却不想如今又见识到另外一位,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情,他一时也说不出来,倒是谁更胜谁一筹。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李曦见丽娘看得入神,但观她目光清澈,想来并无私心杂念,所以倒是没有催促。

????不过,若丽娘知道李曦此时心中所想的话,定然会大呼冤枉,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的,可不是那位美少年,而是那块玉。

????年轻人咬了咬嘴唇,有些着急地道:“小二哥,你就给我个准话,这东西能卖多少银子?我兄弟等着这钱救命呢。”

????“这玉有两种卖法,第一是咱们牙行直接买下,这价钱嘛,会略低于市场价,公子也知道,咱们也是要图利的,买下您的玉,也是要担风险的。不过这样的话,您来钱倒是快。第二是咱们收下您这块玉,放到铺子里寄卖,您给个最低价,买主能出多少银子便是多少,咱们牙行只百中抽三,这样卖出的价钱会高些,但是回钱就慢了。”

????年轻人想了想道:“直接卖给你们吧,小二哥,你们能出多少银子?”

????牙行伙计将玉又举起来看了看,点头道:“这样吧,这玉咱们牙行收了,给您出三百两银子,公子您看可好?”

????年轻人有些犹豫了,显然这价钱低得出乎了他的预料。

????且不说要救下他兄弟的性命,少了五百两银子不行,单说这物件乃是他的大哥临别时相赠之物,如今为了救急这般贱卖了,心头又岂会不犹豫愧疚?再说,倘若就这般卖了,余下的二百两银子又该如何去凑?

????年轻人一时着急,不由得皱紧了眉头,不知该如何决定。

????丽娘虽然喜欢那块玉佩,不过到底对这东西不熟,怕买亏了,于是忙小声问李曦道:“你觉得他那块玉值多少?”

????李曦低下头,微微凑近了些,同样小声地应道:“属下不懂玉,不过属下却知道牙行的规矩,像这等急于脱手的东西,约莫是压低了一半的价钱,算起来,这玉最起码能卖五百两银子,若是遇上喜好此物的买主,还能卖得更高些。”

????丽娘点了点头,当下朗声道:“这玉我出六百两银子买了,不知这位公子意下如何?”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