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赠品-侯门椒妻 bet365 hg9505点c0m_bet365提现问题_bet365电脑版

侯门椒妻

第十三章 赠品

石楠2017-6-9 22:59:52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昨日才重新包装过的老参,丽娘是绝不会把两个价值不菲的金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

????将盒子举在手里,丽娘小心翼翼地打开盖子,露出里头白白胖胖、根须繁茂的老参来。

????盒子里铺着油光水滑的金色绸缎,另有两条红色缎带绑着老参的两头,将之牢牢地缚在盒子里,一头打了个漂亮的花结,且不说老参本来的价值如何,单只这包装,看起来便很有卖相。

????柴公子扫了老参一眼,面色平淡,丽娘没法从他眼里看出他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来。

????“柴公子若是看好了就出个价吧。”

????丽娘此刻心里头烦着呢,不想跟他在价钱上兜圈子,只想把东西赶紧卖给他,然后跟娘亲两个有多远走多远。

????倘若买凶的人是王朝元,凭着自己做生意的手段兴许还能与之一争,可如今凶手是李县令,在他没下台之前,自己去向他寻仇无疑是非常不明智的,而且看昨日李三娘的行径,那李县令明显没打算放过自己,虽说自己行的正坐得端,可也防不住人没完没了的栽赃陷害,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柴公子看向丽娘,点了点头道:“东西不错,我出两万两,不知郑小姐意下如何?”

????这千年老参的市场价也没个定论,完全是看当时是买方市场还是卖方市场,若是买家急需,那自然是天价,若是卖家急于脱手,那自然是白菜价。

????不过不管怎么说,两万两银子的价钱也算是很对得起这根老参了,丽娘估算了一番,这根老参进价应该在五千两左右,如今赚了几倍,完全可以出手了。

????“可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丽娘做事鲜少拖泥带水,既然觉得能出手,当下便不再多说。

????柴公子的随从自随身的包袱里取出一叠银票,点了整整两万两出来,放在桌上,朝丽娘推过去。

????丽娘接过银票,每点一张都要仔细辨认一番,这种大额度的交易,最怕遇到的就是真银票里头掺杂了假银票,让人防不胜防。

????这些银票都是最大面值五百两的,两万两加起来有四十张那么多,丽娘一张张地验看下来,花了不少时间。

????那柴公子耐心也颇好,愣是静静地坐在条凳上,一言不发地看着丽娘清点银票,从头看到尾。

????末了,丽娘抬起头来,正撞上柴公子的目光,心跳微快,忙转开眼收起银票,将盒子摆在桌上,也同样朝柴公子推过来。

????验收老参的是柴公子的随从,他打开盒子将老参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然后点头道:“公子,东西没错。”

????柴公子闻言起身,朝门口走了两步,却又回过身来,对丽娘道:“郑小姐做生意这般爽快,我也不能吝啬,便赠送郑小姐几条额外的消息吧。”

????“第一个,那汴梁四侠已经回到了杞县,就住在城关镇外二十里地的庄子里。据悉令尊出发时身上带有一万五千两银票,不过汴梁四侠截获的药材却只值五千两,此事李县令已经怀疑到了郑小姐身上,想必就在这两日便会派人来搜查这家客栈,借口应该便是搜查贼赃。”

????丽娘听得脸色大变,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她知道李县令不会放过她,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那柴公子似乎丝毫未觉他的消息给丽娘带来了多大的冲击,面色平静地看了她一眼,又道:“第二个,这位李县令有个授业恩师,如今官至从五品枢密都承旨,虽然职位不高……”

????柴公子还未说完,丽娘的脸色已是一片苍白,想想自己为父报仇的那些誓言,顿时觉得有些幼稚得可笑起来。

????单是一个八品县令就已经令得她家破人亡了,如今这八品县令的背后还站着一个她从未听说过名号的从五品的高官,这仇还要怎么报?

????柴公子面色不变,继续说道:“这位枢密都承旨大人虽然官阶不高,但时常于御前走动,跟朝中各部大员关系十分密切,据悉,这位官员喜好女色……”

????丽娘脸色苍白,咬着嘴唇无力地摆了摆手,摇头道:“别说了,不要再说了。”

????这样的消息,对于没了男主人的普通商人家庭来说,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丽娘倒还好,勉强地支撑着没有倒下,而站在她身后不远的柳眉,却已是流着泪无力地跌坐在了床榻上。

????在高官强权的压迫下,这对弱女与寡母的未来可想而知,但丽娘却偏偏不肯让人看见她的脆弱,倔强地咬着嘴唇,眼里明明有泪光闪动她却不肯让它落下来。

????这样的倔强,不由得让人心疼,就连柴公子身后的随从脸上也露出了不忍之色。

????但柴公子却不为所动,只看了丽娘一眼,又道:“还有第三个,这位枢密都承旨大人,前年曾路过杞县,跟你有过一面之缘,颇为欣赏你的干脆利落,曾让李县令跟令尊提过亲……”

????若说柴公子之前说的那些话是对丽娘母女俩的毁灭性打击的话,那他此刻说的话,无疑是对丽娘的致命一击。

????难怪李县令会这般纠缠着不放,原来这背后竟有这般肮脏龌龊的交易。

????原来父亲会被人谋害,皆是因为自己而起,原来自己才是害得这个家庭破碎的罪魁祸首!

????丽娘再也按捺不住,剔透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一般,一颗颗往下跌落。

????柴公子目光专注地看着那些断线的珍珠一一跌落在地,破碎成一地细小的水渍,然后将清冷的目光转回到丽娘的脸上,平静如初地道:“眼下,郑小姐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素来以冷静利落着称的丽娘,此时也不过是个乍闻噩耗的弱女子罢了,这会儿已是失了主张,只抬起朦胧的泪眼望向柴公子。

????“第一,带着令堂远避他乡,永远不要回到杞县,永远不要回城关镇,当然,也永远不要再想报仇。虽然李县令很可能会迁怒你们的亲眷,不过,想来也只是一些皮肉之苦罢了,倒不至有性命之忧。”

????“因一己之私连累亲眷,非我所欲。”丽娘流着泪道。

????柴公子的目光闪了闪,又道:“第二,任由李县令把你献给那位枢密都承旨大人,然后借刀杀人,除去李县令,不过,这位枢密都承旨大人你却是动不得的了,否则也只能祸及家人。”

????“要我委身杀父仇人,我做不到。”丽娘摇头道。

????柴公子眼睛微微眯了眯,带着几分蛊惑,声音前所未有地柔和了下来,淡淡地道:“念在你卖给我人参的情分上,我再送你一条可选之路。”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